人生,是一場姿勢不良的成果發表會

  最近因為腰不太好而去找一個師父喬脊椎,每次都痛得我哎哎叫。每當有某個地方很痛的時候,我就會問師父那裡怎麼了,師父就會告訴我,那是因為側睡、用眼過度,或什麼錯誤姿勢使用過度。

 
  有次因為實在被按的太痛了,回家之後我非常小心的避免再做不良姿勢,心想:「這樣下次去應該就不會痛了吧?」
 
  殊不知,下次去還是痛的要死,痛到我跟師父說:「我最近都沒側睡,也沒什麼用手機啊!為什麼還是這麼痛?」師父只幽幽的回了我一句:「以前欠的總是要還。」
 
  那瞬間我突然深刻領悟了一個道理:「還債需要時間。」
 
  其實不只我們的身體有姿勢,我們的心理也都有些特定的姿勢,而這些姿勢造就了我們所得到的人際結果。
 
  有些人習慣以低姿態與人相處,有些人則是高姿態;有些人凡事不喜歡正面衝突,有些人則是直來直往;有些人注重人際和諧,有些人則是隨心所欲。每個人都以不同的習慣與人應對,而這些習慣長久下來,堆疊出了各種不同的人際結果,以及心理負擔。
 
  如同不良的姿勢會導致身體出問題一樣,不良的心理姿勢也會導致我們的心理狀態產生問題。過於低姿態的人,容易因為委屈而感到憤怒,明明過去是最好相處、最好說話的人,某天卻因為累積了過多的憤怒,而變得憤世嫉俗、看誰都不順眼;過於高姿態的人,則因為過高的姿態,而容易製造出不良的人際結果,在這樣的結果下,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只好再把姿態擺得更高,於是更容易形成人際結果的負循環;不與他人正面說清楚的人,容易被自己的腦內小劇場左右,又因為長期不與人直接溝通,最後變得無法與他人的真實情緒及想法接軌,判斷力因此產生偏差。
 
  每種不同的不良姿勢,都為我們帶來不同的負擔,就像坐姿不良一樣,短期內可能沒什麼感覺,但日積月累下來,我們開始越來越容易腰酸背痛、肩頸酸痛。心理負擔也是一樣,一開始沒什麼感覺,日子久了,我們開始變得越來越痛苦、不舒服、低落、憤怒、茫然、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最後甚至憂鬱。
 
  多數人都不會對於姿勢不良這件事有什麼感覺,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只要沒有痛到令人無法忍受的程度,我們多半都會忽略那些偶發性,或小小的不舒服。但所有嚴重的狀況,都是長期的累積所導致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憂鬱症。
 
  在我自己的經驗,以及看過許多憂鬱症患者的情況中,我發現憂鬱症非常明顯的是一種情緒能量的累積導致,我從來沒看過有人得急性憂鬱症。當事人有可能因為某個重大刺激,而突然病發,但要病發也代表著內在必須有足以病發的因子,這些因子就是長期累積出來的情緒能量。
 
  所以為什麼同樣是失戀,有些人即使很難過,但也不會出現憂鬱傾向,有些人則是長期處在憂鬱之中,這跟體內存有的能量有關。當體內的能量越多,爆炸的時候威力就會越強,就像無雙條被集滿就可以放無雙技一樣。
 
  我們所有累積的事物,到最後都會被以某種形式呈現,所以我的腰痛跟憂鬱症,其實就只是一場成果發表會,它告訴我這些年來,我努力累積的各種姿勢不良,最後開花結果成了什麼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果發表會,只是時間不一樣,發表的項目也不一樣。有些人發表的是70歲還可以爬玉山,有些人則是跟我一樣腰痛到坐立難安;有些人發表的是在需要幫忙的時候,大家紛紛伸出援手,有些人則是落魄之時發現,自己連一個朋友都沒有;有些人發表的是生活愉快,身心滿足,有些人則是面臨關係破裂、身心崩壞。
 
  這些都是我們花了時間去累積出來的成果,沒有什麼好怨別人的。不會有人因為只有一秒的姿勢不良,而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就像有些人會以為,自己在關係裡只做錯一件事,關係就破裂了,但其實那只是長期的關係問題,在最後那件事上一次爆發而已,就像閃到腰的人大概平常腰就不好一樣。
 
  而這些被我們堆疊出來的成果,要處理需要時間,就像我領悟到的——還債需要時間。當我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緩緩的欠債,那龐大的金額不會是短期內可以清償的,它需要代價,也就是時間。你欠得越久,利息就越高,你就越痛苦,還的時間就越長。
 
  成果發表會是一種提醒,提醒我們該回頭去看看那些不良的姿勢,因為人類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很少有人會時時刻刻檢視自己的一切,所以要用這麼殘酷的方法來提醒我們該去面對。
 
  所以,如果你遇上任何一種形式的成果發表,請記得去思考一下,這個成果它代表你在什麼方面做了累積?而你累積出來的,又是不是你想要的呢?
 
  共勉之。

其他人都在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