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a的前言:

我從小就是一個喜愛追求笑料的人,我可以看一整天持續一整個禮拜都在看國外綜藝節目,或是熬夜看國外的單口相聲(脫口秀)我喜歡到每一個梗我都要看到自己都背起來,看了都無感之後才會不再看它。我對於發笑這件事的渴望,也許更甚於一般人。(所以對於幽默的標準就又特別高,特別受不了自以為幽默但卻讓所有人無言的人)

尤其高中時期,我著迷於設計搞笑劇的劇本,對於每個段落、如何用詞、如何斷句都講究,就為了讓觀眾能夠哈哈大笑。而我在高中甚至曾經因為擔任搞笑劇中主角而成為校園的話題人物一陣子。

因為看得多了,我開始感受到,真正的幽默感其實是,以我的理解,簡單地來說是一種「引人發笑、使人放鬆」的能力,是一種「給予」的能力。

而這能力要做得好,包含了許多前提,所以我特別崇拜能夠在台上演出單口相聲(脫口秀)的人物。首先是知道自己給別人的感覺、個性的定位,才能知道自己能夠說些什麼話、做些什麼事。再來是能夠察覺現場的氣氛,以及極快的反應能力。但這些幽默大師,除了給予的心態之外,更需要所謂的「觀點」,這是西方人的教育的基本訓練但對於亞洲人來說卻是一種很缺乏的能力。

很多人在「想要幽默感」的出發點,並非用「給予對方輕鬆的氣氛」為出發點,而是「快點喜歡我」,很多想要取得關注的人(尤其以男性居多)而在這種出發點的狀況之下,就很容易造成很多身邊的人心裡默默翻你白眼,覺得你「自以為幽默」的情形了。

擁有幽默感,其實並不像大家所想得那麼困難或是不平易近人,其實幽默就在我們的生活各處。它的中心其實就是「人」,幽默感可以說是在我們能夠掌握人生之後自然而然能夠產生的生活態度,它是一個綜合的能力。我最喜歡的幽默大師,都是用最平常的事引起最強烈的笑料,並更多的是用一種完全無教育感的方式,衝擊你原本的世界觀,令你無法不去反思那些他們所說的最普遍、最平常的人生議題。甚至是把人間疾苦,用笑聲讓它減輕到好像沒有重量、沒有什麼一樣。對我來說,幽默就是一個如此貼近我們卻又如此偉大的東西。

只有在我們開始能夠把焦點從自己身上移開後,真正去發現他人、發現世界、發現那些不應該是理所當然的理所當然,這也正是為什麼擁有幽默感的人都如此有魅力如此容易與人建立關係,因為他們的世界包含了環境、包含了他人,不再只有「自己」。

所以訓練幽默感,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訓練自己綜合的生活能力,一種與人相處、處於社會如何讓自己更悠遊自在的能力,它看似是使人發笑,但實際上更是能夠讓你更深刻的去體驗生活、更深刻的與人交流的最有趣也最有效的方式。

報名方式

地點:AWE情感工作室
課程人數限制:1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