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關係(九)關係週期模型:冷漠&分離與磨合期

無法順利跨越權力爭奪期的伴侶,就會進入不是「冷漠」就是「分離」的兩種狀態。如果雙方都無法繼續下去,就會放棄對方(或是自己)選擇結束這段關係,然後尋找別人創造下一個浪漫期。並且認為下一段戀情的那個人能夠給予現在這個人所不能給的。但通常歷史會一直重演下去,因為自己的問題並沒有解決,所以同樣的失敗模式容易在不同的關係裡面一直見到。

當然分離之後如果兩人都有成長,跟以前有所不同,就會像謝霆鋒跟王菲一樣再續前緣地復合。

如果進入冷漠的狀態,像是一般的已經沒有愛與激情的夫妻,即使看起來和睦相處,甚至被他人當成模範夫妻(被他人當成模範夫妻的人會更快速地分手,因為處在要維持一種形象的壓力之下),但其實已經沒有了活力,認為彼此沒有必要在爭吵,也對於了解彼此的真實面向感到疲累。他們傾向於關閉自己,不再嘗試了解自己或他人,認為那樣是浪費力氣。

冷漠期的人會避免製造任何問題,並且沈迷於其他的活動來轉移關係沒有活力的空虛感(例如沈迷藥物、酒精、酒店、工作、照顧小孩等),最明顯的是他們失去了幽默感,並且常常會有強迫行為、疲倦虛弱、煩悶倦怠甚至是憂鬱症。而要重新燃起這樣的死寂的方法,就是重新進入權力爭奪期,權力爭奪期雖然擁有衝突,彼此卻是「同在當下、一起投入」的。

螢幕快照 2015-08-27 下午9.47.48

「好奇」是進入磨合期的催化劑,好奇會使得雙方的批判性降低,也同時會讓雙方覺得能夠對對方「誠實」。冷靜下來後,透過先前的衝突彼此會開始自我察覺,自我察覺時就能夠意識到自己僵化的立場與道德信念,承認自己的立場與「惡」,並且接納對方也能夠擁有自己的立場。這個時期開始學習接納不同,與自己擁有不同觀點的人和平相處,不同也不需要爭執。

磨合期的時候,我們對對方的期望望會漸漸地符合現實,並且是透過了解對方行為的動機與想法之後產生的期許,會更貼近彼此。讓對方脫離自己物化與理想化的形象,漸漸讓對方成為一個與自己對等的「人」。

由於對於自己跟他人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磨合期最好的狀況是雙方都漸漸開始對「人孤獨的本質」有體認,接納自己的孤獨,焦慮感就會減低。知道「拯救者」並不存在,這世界上能夠成為「拯救者」的人只有自己而已。體認到自己必須為自己的感受負責,只有我們才能傷害我們自己。因為一旦認為他人能夠傷害我們,我們就會開始對他人建立保護與防衛的機制,親密度就會下降。

很奇怪的是,如果我們開始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了,我們會把重心從「在外界、他人尋找慰藉與滿足」中轉移到「依靠自己」身上。但卻會對覺察他人想法更敏銳,越瞭解自己的人,越能瞭解他人,也更能體認親密所帶來的自我意識的喪失。做好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觀點中的「課題分離」的人,也就完成了「個體化」,而這就跟這世界上處處存在的矛盾相同,完成個體化的人,更能「無我」。

而能夠接受並且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人,換句話說就是擁有「成熟的特質」。其實愛情關係某種程度上並非是以單一且明顯的目的為取向(例如得到幸福、結婚生子等)而在愛情關係中我們會更瞭解自我,並且磨練自己成為一個成熟且具有責任感的人。這樣的人即使在低潮的時候也會持續勇敢的嘗試跟他人對話,不把自己關閉,試圖把自己的感受與沮喪分享給另外一個孤獨的個體。

磨合期的後期,雙方會漸漸的用幽默感來取代先前的衝突,將責備與內疚轉化成愉快的揶揄,也會放鬆之前堅持自己的價值觀點的正義感。「分享」各種善與惡的想法、恐懼、慾望變成了有用的而不是互相攻擊的資訊,不論是嫉妒、內疚、責備、憤怒、厭煩等各種情緒。並且能夠在做任何事情的過程之中得到樂趣(一般人則是以目的為導向,認為只要沒達到想要的目的就沒有樂趣)

例如「你剛才又沒把馬桶蓋放下來,我體認到自己一看到這樣的狀況就會想責備你,我接受自己這麼做,但也很想知道對我來說很舉手之勞的一件事,為什麼最後可能會變成不想做、刻意忘記呢?你能告訴我當我指責你馬桶蓋沒放下來的時候,心中真正的想法?我想好好跟你談論這件事,而不是每次都為了愚蠢的馬桶蓋而大發脾氣、破壞溝通。」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