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問「我該怎麼做」,問問「我該怎麼想」

我想大家遇到感情問題的時候,都常常喜歡巴著一些高手問「我該怎麼做」。如果是天生就會的那些人,可能會跟你說「就那樣做啊」「去跟他講話」等等,看似一些「明明我做了就會失敗的事情」。但他們其實沒有騙你,因為他們就是那樣子成功的,他們沒有刻意或是特別做什麼,就是「那樣」而已。這時候你可能會冷哼著「人正真好」「人帥真好」之類不負責任的話。

但是有些人不帥、不正,一樣可以成功。這時候你又要冷哼著「那是例外」了嗎?不去找答案,我們每天都可以找出各式各樣不同的藉口說「我不行」。

其實你不該問「我該怎麼做」,因為你心態不對,做什麼都是錯的。你以為用了最強的招數,不用改變自己,就會想童話裡的魔法一樣,念一個咒語就會讓人愛上你?不,即使你用了最強的招數,心態不對,效果會至少打折50%。你一生能夠學幾個招數?你知道的招數有多少人在用?能用多久?你能交往之後也繼續每次約會、相處都用招數嗎?

請別問「我該怎麼做」,請問「我該怎麼想」。一切行為都是從心念與態度開始的,同樣一個「哈囉」,內心想著「我要交女朋友」、「我要衝業績」、「我迷路了」跟只是想著「哈囉」的人是會散發完全不一樣的感覺的。其實你內心在想什麼,別人都感受得到。那就是一種「氣」。

魅力學節錄:

『1995年某個晴朗夏日,在雜誌編輯與攝影的隨行下,瑪麗蓮夢露走進紐約中央車站的地鐵站。當時正值上班族通勤的尖峰時段,月台上擠滿了人群,卻沒有人注意到一旁站著等車的她。上車后,她默默的走到車廂的角落,任由攝影師拍下她的一舉一動,此時仍舊沒有人認出她。她想要證明一點:只要她願意,她可以是風采迷人的瑪麗蓮夢露,也可以是平凡無奇的諾瑪珍貝克(瑪麗的本名)在地鐵裡,她就是諾瑪珍貝克。然而當她再度回到大街上她決定變成瑪麗蓮夢露,只不過「撥弄個頭髮,擺了個姿勢」 ,但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沒一會而時間,就被影迷給團團包圍住。』

當妳在跟男生說話的時候,面對對方的態度如何?是「他應該不想跟我這樣的人講話吧」、「希望他不要討厭我」、「希望他喜歡我」、「他本來就喜歡我」還是,什麼都不想?就專注在當下?妳認為哪一種態度最吸引人呢?

要訓練心性,你必須一一檢視自己在面對恐懼、面對自我、面對對手的時候自己內心浮現的想法,並且慢慢地去替換掉。瑪麗蓮夢露也不過是將內心狀態變了,整個人的氣就不一樣了。她具有我們都沒有的「彈性」。

「氣」對了,做什麼都是對的。即使做了「聽起來好像會失敗的事」他們做了也等於是加分。不用帥,要「帥氣」。不用正,要「氣質」。訓練心性雖然不容易,但一旦正確心態建立,就會無往不利。人生會更加自由。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5 Comments
  1. 鄭亦妡 2015年6月27日 at 下午5:01 - Reply

    大約從八年前因為父母婚姻及自己的感情關係中,開始一連串不停止的對自我及他人認知上的問題與探索。最根本的希望是改變自我。過程始終是時好時壞的拉扯戰,也受傷、也放棄,也看過垃圾兩性書籍、也看過各種佛學相關書籍。有時成熟,有時又回到慣性狀態。

    總是跌跌撞撞,至今依舊(不過成長過後,會發現能跌撞其實是件好事)。

    然而,就在我正經歷旅外念書、四分之三個身體踏入社會的”無論如何只有自己先把自己照顧好”的階段,讓我幸運的接觸到Dana的文章。Dana的文章讓我覺得非常非常難得,在多數人都在講些治標不治本的道理或概念時,我在Dana的文章裡看到,真正將自己“身而為人”這件事情,作為自己必須負責的最終。一再強調無論在任何一種關係裡,都要試著看見問題的核心,從根本改變、從根本出發,這是我一直以來在尋找的答案——一個能真正說服我的答案。

    我由衷地佩服也欣賞Dana的才華以及貢獻,也許這僅是她個人在諸多波折跌撞成長過後想做的事情,就如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一樣。但我還是必須說,我為台灣有這麼樣一個人,感到驕傲。

    希望你們在一切都好的狀態下,繼續寫下去。

    Looking forward!

    • Dana 2015年6月27日 at 下午10:24 - Reply

      謝謝妳的直持與鼓勵!我們會為了這份心意一直努力下去的:)

  2. 品鈞 2015年6月28日 at 上午1:26 - Reply

    DANA :
    謝謝妳!
    妳讓我進入另一個層次。

    • admin 2015年7月10日 at 下午8:13 - Reply

      🙂

  3. 崔良瑋 2017年3月18日 at 下午3:03 - Reply

    謝謝你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