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拷問——折磨你的人到底是誰?

  過年要到了,結婚的要面臨「什麼時候生小孩」的問題、還沒結婚的要面臨「什麼時候結婚」的問題、單身的要面臨「有沒有男/女朋友」的問題、快畢業的要面臨「之後要做什麼/畢業後要幹嘛」的問題⋯⋯。

 

  曾幾何時,過年從吃年夜飯領紅包的歡樂活動,變成了人生成績單的考核。過年不再是件快樂的事,反而像是酷刑,必須想辦法撐過這段時間的嚴刑拷打,新的一年才能開始。

 

  很多人都談論了「如何應對過年拷問」的方法,所以在這邊,我不想再多談應對方式,我想談的,是「為什麼那些問題是拷問」?

 

  我算是運氣不錯,幾乎沒有在過年感覺到過任何的「拷問」,所以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很了解,為什麼這些問題會讓大家這麼困擾。我的親戚長輩們一樣會問我一些問題,例如工作最近如何、書賣得好不好⋯⋯等等的,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問題從來都不會讓我覺得不舒服,以致於我對「被問問題覺得不舒服」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次,有個來諮詢的人的回答,讓我解開了大半的疑惑。

 

  這位來諮詢的朋友,問的問題其實跟過年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不想結婚,對於結婚這件事也沒什麼太大的感覺或想法,於是我問他:「那你會想跟別人建立交往關係嗎?」他回答:「會啊!我也想讓自己看起正常一點。」我又問道:「為什麼要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他說:「不然好像會覺得自己矮人家一截。」

 

  「登登!」這時候我腦子突然浮現了這個音效,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大家對於過年的長輩問題這麼厭惡了。說穿了,就是心裡有鬼。

 

  長輩們問問題,代表的不止是他們的關心,同時也是他們想跟你說話,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的象徵。而讓我們無法接收到他們善意的原因,有時候不見得是他們用了錯誤的方式或口氣,是因為他們的問題,往往代表了普世價值。

 

  長輩通常都是最符合普世價值的一群人。他們跟年輕人不一樣,考慮的多半不是夢想、不是理念,也不是太感受性的事物,而是很實際的生活、經濟,甚至是年齡。面對身邊的朋友,或許他們能理解我們在追逐的是什麼,但長輩們卻好像無法理解。他們也不是沒有年輕過,只是到了他們現在的年紀,年輕時追求的東西大半變成了過往的美夢,現在的他們用著自己的經驗,想告訴我們的是——符合普世價值是最輕鬆的一條路。

 

  單純的一句「普世價值」,難道就能構成我們厭惡的原因嗎?不,我們厭惡的其實是自己也在乎這些普世價值。我們一邊想與之對抗,一邊卻又信仰著它,我們無法打從心底的不被它給影響,卻又希望自己能跟它不一樣。

 

這才是我們焦慮的根源。

 

  如果今天,你真的打從心底的不在乎賺多少錢,或有沒有結婚生子,即便別人問到你這些問題,你也能坦然的面對。你可以大方的說出:「我一個月才賺不到兩萬耶!」,或是「我這輩子可能沒打算結婚了」,因為你清楚的知道你所信奉的價值觀是什麼,你也願意為了自己所相合的付出相應的代價——過著旁人看來不算好的生活、被別人笑單身狗,你也無所謂,因為你明白自己在做什麼,而且你在往自己想要的道路前進。

 

  我們之所以受不了別人問我們收入、學歷、工作職位、感情狀況,十之八九都是因為連我們自己都對自己的現況不滿、連我們都看不起自己的現況,但又無力解決,才會在這些痛處被人提起的時候,產生這麼大的焦慮與煩躁感。

 

  我有個跟我同年的表姐,每次遇到,我都會問她有沒有交男朋友,她每次都笑笑的說:「還沒有耶!」我就會點點頭,聊別的。她不曾對這個問題有過什麼激烈的反應,也沒有暴躁的情緒,她只是很直白的回答我的問題,然後回問我,並且繼續話題。在我看來,她只是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跟現階段她優先想達成的目標,她沒有被「快30歲了怎麼還沒有男朋友」這件事綁住,所以她不會曲解我的意思,也不會對我的問題感到厭煩,因為她心裡沒鬼。

 

  相反的,我另一個表哥,每次遇到他,他總讓人感覺他想誇耀自己現在的物質生活。他開著一台不錯的車,生活好像也過得挺滋潤,對我們也都很大方,但只要一跟他提到工作類的話題,他就明顯的不想討論下去。他會大概的提一下,然後用充滿焦躁感的語氣說:「哎呀,反正就是那樣啦。」便中止話題。

 

  他讓我感覺到的東西跟我的表姐恰好相反,他對自己的現況很不滿,而且覺得人人都在針對他,一逮到機會就要看衰他。他很浮躁,必須透過不斷去跟別人接觸、轉移話題,以及講些自己得意的事情,才能平靜下來。我從他身上感覺到的,是深刻的不安,對於自己這樣的活法、人生現在的成績的不安。他看不起自己,心裡也認為別人會看不起他,所以他得用一些方法,來掩蓋心裡的難受。他嘴上雖然反對著普世價值,但內心卻深深的信奉著這套討人厭的規矩,他的價值來自自己符合了多少世俗的標準、能被多少人看得起,而不是看清自己的本質與獨特性。所以他才這麼痛苦,因為他心裡有鬼。

 

  這些在年節期間,會造成我們心裡不爽的問題,平常早就在我們心裡縈繞了,只是我們要不要去面對罷了。但到了這個時刻,其它人有意無意的把刺給挑了出來,讓我們不得不去看那些尷尬或痛苦得要死的問題,這時候我們堆積許久的對自己及現況的不滿與無力,就找到了一個正當而有力的出口——對著發問者憤怒。

 

  最被這些問題困擾的人其實是我們,最在乎的人也是我們。我們比那些人一年見一次的親戚更在乎自己賺多少、有沒有升遷、交不交得到男女朋友、結不結得了婚、他媽的都幾歲了,他們充其量也就是一年想到問個一次,我們卻是無時無刻在被這些狗屁問題給騷擾。

 

  真正煩人的不是親戚也不是長輩,是我們心裡那隻鬼。那隻鬼一直在我們的耳邊說著:「你賺得也太少了吧,以前的同學現在都已經年收多少了耶!」、「你會不會嫁不出去啊?」、「你這樣,娶得到老婆嗎?」、「你該不會要魯一輩子吧?」、「都三十了,怎麼月薪才這樣?買得了房嗎?」親戚們只是負責把這隻鬼在心底偷偷問你的問題,大聲問出來而已。就算逃過了五天的連假,接下來的一整年呢?還不是要繼續被這些問題糾纏?然後再繼續滑著手機什麼也不做的等待明年拷問的到來。

 

  要真正根絕過年拷問的方法,只有兩個:一,承認自己信仰著普世價值,也承認自己現在很慌張。與其裝沒事裝不在乎,不如在阿姨問你有沒有男/女朋友的時候,直接皺著眉頭說出:「沒有耶,我也好怕我會不會就一直單身下去。」接下來,他們雖然十之八九會給你建議,例如:「我們公司有個同事不錯,要不要阿姨幫你介紹?」、「你可能要多買幾件衣服,這樣給人家的印象才會比較好啦!」,或是「這樣喔,阿姨這邊有兩本書,一本叫《從左手,到牽手》,一本叫《是男人沒有眼光,還是妳不懂得發光》,不然你就拿去看看吧!」

 

  不管他們說了什麼,你可能聽了覺得很杜爛,但你就聽了吧!因為你真的很在意啊!聽完以後,不管你同不同意,在接下來的一年裡,盡所能的努力,什麼求神拜佛看書上課加班進修,全都做了吧!讓自己能夠符合你所認同的價值,這樣你才不用無止盡的被心裡的鬼給騷擾。

 

  第二個方法,則是建立內在的自我價值——搞清楚自己認同什麼、不認同什麼,不隨波逐流,不人云亦云,堅持自己的想法與理念,往自己的道路前進,並且將之貫徹到底。

 

  心裡有鬼、覺得被瞧不起,都是來自於我們對自己的不認同。所以,不論我們認同的是什麼都好,只要我們越能符合自我的認同,我們的價值感就越強。價值感只要被建立與提高,自然就不會有被瞧不起的想法,因為我們能夠瞧得起自己。只要我們瞧得起自己,心裡就不再有鬼,我們就能坦然的面對現況與他人的疑問,過年拷問什麼的,就再也不會困擾我們。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預祝大家都能心智堅強、心平氣和的渡過接下來的年假。在新的一年裡,也能好好面對自己,貫徹始終。

 

  加油!

 

 

圖源:網路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2 Comments
  1. kevi00 2019年2月16日 at 下午9:57 - Reply

    恩 可是我是被瘋狂問跳針問
    我才覺得煩
    有沒有教另一半了
    沒有
    有沒有教另一半了
    沒有
    有沒有教另一半了

    有沒有教另一半了

  2. kevi00 2019年2月16日 at 下午9:58 - Reply

    然後無限迴圈 沒有要管我回答的是什麼 只想聽自己想聽的
    一直被問重複問題我會覺得很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