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劈腿?——劈腿者的心理狀態

  「為什麼劈腿的人會想要劈腿?」這是所有被劈者的共同問句。

 

  對於被劈腿的人來說,不管這段關係到底怎麼樣,對方都不應該劈腿。基於道德的層面來說,自己是個十足的受害者。既然如此,身為受害者的自己,當然有權憎恨對方,甚至是攻擊對方。

 

  被劈者的心情和感受,不用多說,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劈腿者的想法呢?相較於身為受害者,可以堂堂正正說出自己想法的被劈者,劈腿者的想法多半較難被他人所接受,畢竟以實際層面來看,劈腿者就是不符合社會道德規範的一方,不論他有什麼理由,在發言權上都屬於弱勢。但一個人真的沒事會想劈腿嗎?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我自己是不這麼認為。

 

  身為一個劈過也被劈過的人,我覺得劈腿這件事本身代表了幾件事:一,關係出了問題;二,劈腿者本身的狀態與能力出了問題;三,被劈者本身的內在出了問題。

 

  先講第一點「關係出了問題」。劈腿者一定是對於現在的關係有不滿,才會想往外尋找其它的關係。但奇怪的是,每段關係一定多多少少都有爭執,或是令人不滿意的地方,為什麼其它人不會選擇劈腿,但有些人卻會呢?

 

  我記得我第二次被劈腿的時候,心情真的很惡劣,每天晚上都去喝酒,整整半年都處於醉生夢死的狀況。難過了半年之後,我回過頭來仔細去回想這段關係,我發現,其實錯不全在對方。

 

  交往過程中,我有一小段時間回到台北,兩個人分隔兩地,只能靠電話聯繫。那段時間裡,對方心情不好的時候、空虛的時候、需要陪伴的時候,我不僅沒辦法待在她身邊,甚至連聽都不想聽。當對方發現我不太想理會她的時候,也很識相的不再這麼做。那時候我還很高興,覺得麻煩消失了,人生真輕鬆,殊不知道對方無法從我身上滿足的需求,就是直接轉嫁到其它人身上。

 

  最後對方劈腿了,我卻還一心認為都是她的錯。

 

  如果兩個人在選擇交往的時候,彼此喜歡對方,我真的不覺得有誰的劈腿是故意的。沒有誰是故意要去傷害別人的,雖說人的內心都同時存有善惡,但與其說它是「惡」,我覺得更貼切的說法是「對我有利,但我無法想到對他人的不利,或我不在乎對別人不利」。我們做的每件事,都一定是對自己有某些好處,即使那些好處跟壞處比起來似乎一點都不明智,但對當事人來說,就是一個「現在渴望的好處」,所以我們才會做出人們所謂「惡」的事。

 

  那為什麼對關係有不滿,不去解決或是選擇分手呢?這就跟第二點的「劈腿者本身有些問題」有關,會選擇劈腿的人,大多都沒有處理問題的能力和勇氣。

 

  我自己以前劈腿的狀況,通常都是我想要魚與熊掌兼得,雖然原本的關係有問題,但我還是對它存在著某些需求,也就是這段關係對我而言還有益處。當一段關係並沒有完全爛到我能果斷放開,但我的其它需求又無法被滿足的時候,我就選擇了尋找其它溫柔鄉——藉由逃避或從它處滿足自身需求的方式,來維持現有的關係。

 

  在這種情況裡,很明顯的就是「我沒有去處理現存關係的能力」,我沒辦法透過溝通或其它方法,將現有的關係調整到雙方都舒服的狀態。而會出現這個狀況的原因,則是源自於我本身對「關係能夠被經營」這個想法毫無信心。沒有信心所產生的直接影響,就是削減人們的勇氣。

 

  當一個人不認為關係是可以被經營的時候,關係只要出了任何問題,他們所選擇的方法就是逃開、擺爛、下一個。有時候長期以來異性緣都不算太好的人,反而更會致力於經營關係,因為對他們來說,找到下一個的成本與機率,比經營好現存關係難上太多了。但對於異性緣良好的人來說,「換一個」遠比去嘗試溝通、經營、磨合,來得簡單又快樂。

 

  會劈腿的人最明顯的問題是「沒有勇氣」,而且是「沒有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勇氣」。我們怕選了另一個以後,發現原本的比較好,那就會悔不當初;我們也怕如果選了原本這個,如果真的覺得不好,後來的那個也跑了,我們也是悔不當初。既然我們無法下定決心,暫時也看不出來到底哪個比較好,那不如就兩個都先持有,然後看情況再做決定。

 

  劈腿的人很可憐,我指的可憐不是他們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而是他們內在的問題會嚴重的影響他們的生活。一個沒有勇氣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的人,在面臨到事情的時候內在都會有很多猶豫跟疑惑,而且最後多半會把事情搞砸。別的不說,單講感情這件事就好,劈腿就是把原有的關係搞砸,有時候甚至會把新的關係也搞砸。

 

  一個沒有勇氣的人,在他長出勇氣之前,都會不斷重複原本的人生模式,這也是為什麼人家說:「會劈一次腿的人,就會劈第二次。」因為這不單單只是單一關係的問題,還隱含了自我內在的問題。換對象很簡單,但處理自己的問題一點都不簡單。只要劈腿者一天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這些痛苦和糾結就會繼續下去,在他願意為自己負責以前,事情的演進原則上都是大同小異。

 

  「如何與劈腿者和解」這是我在問卷調查裡看到的問題,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或許是現代太多人在談和解、談原諒,導致我們一直認為和解和原諒似乎是我們前往下一個階段必須的步驟。但事實上,你不和解不原諒,你的日子還是會繼續過下去,只要你願意走出去,你還是會遇到下一個人、談下一次的戀愛。

 

  和解和原諒是很美好的事,但那得等到你真的能這麼做的時候才成立。如果現在的你還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要去原諒對方,那其實也沒有必要非這麼做不可。原諒是一瞬間的事,當你突然明白了這個人為什麼這麼做的那個瞬間,你會突然覺得不再生氣或受傷了。那不是因為你硬是要讓自己放下這件事,而是因為你突然看懂了這件事的成因、對方的軟弱、自己在關係裡必須負起的責任,跟最重要的——沒有人蓄意要去傷害誰,只是我們都自私的優先選擇了自己。

 

  如果你能接受自己的自私,你也就能體諒別人的自私,因為說到底,人都是一樣的,如果可以,大家都想當好人,沒有人想扮演加害者,劈腿者也是一樣。我們也常在無意間傷害了別人,只是或許我們沒有劈腿,在道德上似乎站得住腳,但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從來沒有傷害過別人呢?

 

  如果你還沒辦法接受這件事,也還沒能從被傷害的情緒裡走出來,那就繼續在那裡待一陣子吧!沒有急著出來的必要。原諒只在真正能夠坦然接受的情況下生效,逼著自己原諒根本沒有意義,對自己也是一種傷害。難過就難過,等你難過得夠久了、覺得「他媽的我還要這樣多久」的時候,就會自動走出來了。給脆弱的自己一點時間休息,這段時間只要專心的與自己同在就好。

 

  劈腿這件事幾乎是不可逆的,要阻止「劈腿」的發生,只能從建立良好的關係下手,並且在關係中不斷給予對方勇氣和安全感,讓對方對關係產生信心,而不是遇到問題就逃避。

 


 

  第三點「被劈者本身內在可能出了問題」,因為有點深奧,我決定改天再講,本篇只把重點擺在劈腿者身上。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