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男人的生活——紙醉金迷之後

  這幾天在講座調查裡,看到有人想知道壞男人的生活長怎樣,這個問題讓我想了三秒:「我看起來很像壞男人嗎?」如果你們現在覺得我是壞男人,那一定是因為你們沒看過我年輕的樣子,不然你們大概會稱呼年輕版本的我為垃圾。

 

  雖然我不知道這位朋友指的壞男人,是不是我書裡(從左手到牽手)寫的那種,還是普世價值說的花花公子,所以我先估且假設是後者。因為這種生活實在沒辦法開成一堂講座,我不知道能告訴大家什麼對人生有營養的事,所以我決定把它寫成一篇文章,讓對這種生活有興趣的人參考一下。

 

  先說,這篇文章裡面有很多不堪的內容,請女性主義者慎入。我只是想把這些心路歷程和過程寫下來,給沒走過這條路的人知道,不代表我提倡這種想法,也不表示我現在還是這種觀念。請不要看了以後來痛幹我怎麼這麼禽獸不如。

 


 

  在我很小的時候,對於「戀愛」的想法也是很單純的。我記得我十二歲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很想結婚,但到了二十歲的時候,我覺得鬼才要結婚。

 

  十二歲的我對戀愛一竅不通(我想這應該蠻正常的),只是很嚮往「相愛」這件事所帶來的幸福感與穩定感。到了二十歲的時候,正值我玩最大的年紀,那時候覺得「定下來」是一件很愚蠢的事——如果身邊的女人可以一個換一個、試過一種又一種,那為什麼非得跟一個人在一起一輩子不可?這樣不就失去很多好玩的機會,跟選擇的自由嗎?

 

  從我大概十八九歲開始,女朋友就一個換一個。最剛開始懂得怎麼吸引女生的時候,我也是抱持著「跟一個人好好交往」的心情在談戀愛,直到我十八歲跟十九歲分別被兩個女朋友劈腿之後,我對戀愛的想法就產生了轉變。

 

  小時候我覺得相愛是件很棒的事,當時只覺得什麼真愛都是狗屁,反正所有人都會背叛我,到頭來所有人都會離開,每個人都只在乎自己,男人只要沒錢,什麼都是屁,女人就是只愛錢。

 

  基於這種憤怒的心情,我在半年內換了六個女朋友。老實說,這六個人是誰,我現在連長相都不記得了。我唯一記得的是當時我很寂寞、很受傷,我需要人陪,我甚至不在乎對方是誰。

 

  到了十九歲下半,因為當時環境的關係,我每天都在喝酒。不是跑酒吧就是上酒店,每到一間店就鎖定一個對象,反正歡場無真愛,她們也只是跟我逢場作戲,我跟她們玩玩又何罪之有?

 

  喝酒是我們每天的行程,每天就是喝醉回家、宿醉起床,晚上再喝,如此重覆的循環。唯一的差別只有今天去了哪間店、看到了哪個妹、又跟誰搞了曖昧。

 

  當時有幾個兄弟,我們每天都一起走店。為了把到每間店的妹,我們研發出了各種招數,不論是把0204的罐頭簡訊改成調情訊息,還是回怎麼樣的訊息才能最有效率把對方帶回家,甚至是組團出征的戰略,每個都像點遊戲技能樹一樣在點。我到現在還記得我改過的第一封罐頭訊息,內容是:「09是想我,87是愛我,65是抱我,43是親我,21是陪我,還不快打電話給我?」媽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招出奇的有效。

 

  我們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到一間店後,大家各自選好自己的菜,等到對方過來,看是誰的菜,其它人就負責扮小丑或黑臉,盡可能提高對方對當事人的好感度。我們曾經用同樣的套路,在很短的時間裡,從三間店裡把走過五個女生,其中有三個是我個人的戰績。

 

  那時候,我們誰都沒有把女生當人看。對我們來說,女人就只是一個標的物、一個性的客體、一個對象。「談戀愛」這件事,就像在玩一個遊戲,想出怎麼攻略各種不同的對象,讓我們樂此不疲。怎麼維持關係不是我們在意的事,因為一個沒了,就換下一個,我們不缺對象,也不缺女朋友。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是我們一群男生去唱歌,整個包廂裡沒有半個女生。我跟朋友說:「要不要找幾個妹過來?」於是他框了我們當時常去的店裡的小姐,我則是傳訊息給同一間店的另一個小姐。我知道她喜歡我,所以我只說了一句:「我們在唱歌,你要來嗎?」她回我:「可是我在上班,你要我自己買出來嗎?」我說:「我只問你要不要來」。兩分鐘後,她回我:「好,我知道了,我等一下到。」然後我轉頭跟其它人說:「有妹了。」大家舉手歡慶。

 

  由於我個人不是走百人斬路線,所以每次我都有跟人家交往,但在交往期間,我仍然到處走店、到處把妹、到處跟女生曖昧,然後一直劈腿。我其中一個朋友比較簡單,就是一直談戀愛,然後上床,沒有承諾。而另一個更簡單,單純像匹種馬,每次去夜店就一定會帶一個女人離開。

 

  我在走店、認識新妹、把妹、曖昧、劈腿、被抓包、被甩、換女友的循環裡,過了一兩年的時間。那時候已經劈腿劈到建立了一套SOP,整團兄弟都照著這個流程行動,大家互相cover、情義相挺。劈腿風氣盛行到:只要不回家睡,女朋友不管打給誰,大家都會馬上幫你處理,你只要負責安心劈腿即可。

 

  但不知道是時間久了,還是我劈腿技術真的很差,女朋友總是會發現我在搞什麼,然後不是一哭二鬧三上吊,就是分手。雖然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結局也是分手就是了。

 

  每次分手我也都還是會難過,但俗話說:「治療失戀的方法,就是談下一段戀愛。」所以我都會在一到兩週的時間內,火速交到下一個女朋友,用以填補失戀的空虛與傷痛。二十歲到二十四歲之間,我完全沒有空窗期,每次不是劈腿就是無縫接軌,我不會讓自己落得沒人陪的下場。

 

  這樣玩了幾年,生活中充斥了男人的崇拜、酒精的麻痺,跟女人的愛。單就生活層面來看,好像過得還不錯,說充實也的確是充實,論精采也的確稱得上精采,但俗話說:「夜路走多了,總是會遇到鬼。」

 

  對,我遇鬼了。對我來說,那隻鬼就是我的心魔。

 

  第一隻鬼,是我發現自己即使想經營關係,也沒有辦法。

 

  事發當時,是我跟一個個性很合,關係看起來也穩定的女朋友,在交往了一年多之後,對方突然提了分手。那時候我已經開始想要穩定的生活跟穩定的關係,我覺得一切都很好,我不了解為什麼對方會突然這麼做。

 

  當對方跟我說:「我已經不愛你了」的時候,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後來我才知道,我做錯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什麼都沒做。

 

  以前我一直以為是自己不想經營,到頭來才發現,原來我是根本沒有能力。

 

  這麼長的時間以來,我都把「跟下一個人戀愛」,當作逃避現在這段關係的手段。我總是認為關係不用經營,它會自然而然的發生。如果分手了、吵架了,就表示大家不適合,再換就好了,反正我不缺。

 

  這樣的想法,養成了我不解決問題,跟逃避問題的習慣。有這種習慣的人,當然沒辦法培養出什麼經營關係的能力。

 

  第二隻鬼,則是遇到了一個我不想傷害的人。

 

  基於過去各種狗屁倒灶的交往經驗,以及對於自己容易劈腿的認知,我非常相信我一定會傷害對方,可是我實在不想。我對自己「好好談場戀愛」、「好好經營一段關係」、「絕不花心」的能力,沒有半點信心。我打從心底的確定,傷害對方這件事一定會發生。

 

  因為「不想傷害對方,所以千萬別跟對方交往」,以及「其實喜歡對方」的兩種心情一直在糾結、拉扯,導致我什麼事情都只做一半,看起來活像個不負責任的混蛋(事實上也是如此沒錯),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我把一切搞砸了。

 

  長年的習慣,養出了第一隻鬼,而第一隻鬼,又帶出了第二隻鬼。第一隻鬼讓我很難過,難過到吃薑母鴨喝個爛醉,吐了我朋友整身;第二隻鬼,則是讓我難過到戒酒。

 

  遇上第二隻鬼的時候,我真的很杜爛自己為什麼以前要交這麼多女朋友,才讓別人覺得我很花心。以前每當提到交往過的女友數時,我總是洋洋得意,把數字當成我人生的豐功偉業,跟得過奧運金牌一樣拿來說嘴。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想要把這些歷史數據給刪掉,當張純潔的白紙,從頭來過。

 

  我也很怨恨為什麼自己沒有好好學過怎麼經營關係,才會在需要派上用場的時候,什麼都做不到,還因為太恐懼,怕到像受虐兒一樣縮在牆角瑟瑟發掉。交過一堆女朋友有什麼屁用?很會談戀愛、很會追女生有什麼屁用?當遇到一個你真正想要在一起的人,卻什麼事都做不了的時候,那些看起來很猛的過去,全都只是堆沒用的經驗,跟在履歷表上寫國小當過班長一樣沒用。

 

  那時候我對自己的憤怒跟杜爛,高到一個突破天際。如果不是因為物理上辦不到,否則那時候我大概天天抓著自己的頭去撞牆。那種感覺不是想自殺,是想把自己殺掉。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我實在很難想像怎麼可能氣自己氣成這樣,但當時我就是這麼氣,我覺得自己把一切給毁了、我覺得自己是個垃圾,原因全出在我從來沒把時間用在學習「跟一個人維持親密關係」,而是把時間全浪費在根本不想延續的關係上。

 

  這些經驗很慘痛,但我不想在這裡花太多時間講述到底有多慘,而我又花了多少時間跟多少功夫去把自己修好,我只想讓你稍微了解一下遇到鬼有多可怕。如果你有興趣,請去找找我別篇文章,有些可能多少提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總之,在經歷過這些痛不欲生的經驗後,當我回過頭來看那段紙醉金迷時期的自己,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可憐。那時候的我對於感情已經麻痺了,我根本沒有能力去談什麼感情,只是一直在尋求刺激,因為我的內在空洞的無可救藥,如果不靠著各種刺激來提醒我還活著,我的生命就像一團會呼吸的肉塊一樣毫無意義。

 

  我其實想好好談戀愛的,但我怕的跟狗一樣,覺得所有人都會傷害我,所以在她們傷害我以前,我只好先傷害她們,反正只要不把真心交出去,沒人能傷得了我。我只是不斷的在報復「女人」這個傷害過我的種族,我不在乎她們受不受傷,反正以前也沒人在乎我會不會受傷,我只要顧自己爽就好了,就像在玩玩具一樣,不要對玩具投入感情,這樣才能壞了就丟。

 

  你如果問我:「那段時期的日子好玩嗎?」在那個當下或許覺得好玩吧!但與其說好玩,不如說是不得不玩,因為我的心窮的只剩下靠女人來填補這條路可以走。我討厭自己、恐懼愛情、生活也沒什麼成就,除了靠女人刷存在感,實在也沒什麼可以讓我繼續存活的方法,所以把妹變成了我的KPI,我不得不繼續。

 

  壞男人的生活,在當下或許會被其它同性們羨慕、讚揚,甚至他媽的稱頌,但是當你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只會空虛的想死。為了不感覺到痛苦,於是只好拿起手機,趕快尋找下一個女人,否則就會馬上因為空虛而窒息。那種感覺像是得了一種「沒有女人就會死」的病,或是自己是條毒蟲,不吸女人就會毒癮發作痛不欲生。

 

  其它的壞男人是不是過得很好,我不知道,因為我認識的壞男人全都從良了,還沒從良的都是一直以來都壞得很不如意的那種。所以,可能有些人真的過的很好,而他們也滿意自己的生活,但我想那並不是多數。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我都致力於教學生們,怎麼當個「擁有技術的好男人」的原因,我一點都不想看到學生走上我的老路。

 

  雖然這是一篇勸世文,但我相信沒幾個人會因為這篇文章,就放棄當個壞男人——人總是會把沒得到的東西想得很好。有些事情總是要自己經歷過一回,才會明白箇中的酸甜苦辣,所以我也不想阻止你。但在這裡,我會給想當壞男人的你幾個建議:

 

一,請你準備錢,很多很多錢,壞男人需要有錢。以前我們一個月可能要燒掉十幾萬。

 

二,請你帶套,免得你未來想從良的時候得病,害到其它人。或是你一輩子都不打算從良,那就會害到更多人。

 

三,做好還債的心理準備,感情債要用感情來還。不要到時候自己難過,還在那邊哭哭。

 

  在離二十歲後久很久之後,有次我問我那個一直跟女人曖昧上床的朋友——他從小就是個劈腿偷吃的達人——他有沒有想定下來過,他這樣回答我:

 

  「跟在一起四年那個女朋友交往的時候有,但那時候我不想那麼快結婚。我以為我們會一直在一起,我總覺得不急,所以她離開了。現在我覺得,既然不是她,那就隨便了。」

 

  這就是壞男人的終章。

 

  所以如果你想當壞男人,請你記得:「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

 

  你就保佑自己一輩子不要遇到真愛。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