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是人的天性嗎?

  「花心是一種天性。」——這是在我不論談了幾次戀愛,都還是無法控制的會受人吸引、想尋求刺激、想拈花惹草之後,所得出的結論。「好吧,這就是雙子座的原罪,星座大師們都說雙子座天生花心,好吧,就這樣吧。」在我不斷輸給外界的誘因之後,我把星座大師們說的話列入了人生的重要參考——我是個花心的人。

 

  最一開始,我也不覺得自己花心,我覺得自己應該是很專情的,只是沒遇上我真的喜歡的人——那個俗稱對的人的人。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談戀愛,希望能遇上我那個塊掉落在世上的另一半。

 

  但在交了十幾個女朋友之後,我發現了一件事——這個對的人還真他媽難找。雖然以七十億分之一的概率來說,這個人應該本來就不好找,但我以為命中註定的那個她,應該像偶像劇一樣,某天在路上被我騎腳踏車撞到。

 

  每次當熱戀期過後,不是我開始覺得對方無聊,就是對方開始覺得我跟她們想像中的不一樣,通常是後者居多。於是我們會開始面臨爭吵、意見不合、不想溝通的問題。到了這個時候,我就會開始逃避問題,每天睡前都在祈禱明天醒來一切就都沒問題了。

 

  雖然我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沒關係,俗話說:「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有問題的人。」所以我交女朋友的條件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嚴苛,盡可能的在交往前,就把有可能有問題的人篩選掉,以確保她有最高機率是對的人。

 

  這樣的方法產生了一定的效果,它讓我的關係開始變長。但在我稍微學會與別人長期的和平相處之後,我又發現了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我會不自覺的受別人吸引,我戒不掉拈花惹草的習慣。

 

  一開始我以為是女朋友太無聊了,我才會想這麼做,於是我在女友條件清單上新增了「有趣」的項目,希望能藉此解決這個問題。但我發現,即使我找了有趣的女友,在長時間的相處之後,這個狀況還是沒變。

 

  對於原本想放蕩過一生的我來說,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但隨著年紀越大、對自己的了解越多,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想要穩定的關係,而非獵艷所帶來的成就感。但這樣下去,我顯然很難得到什麼穩定的關係。

 

  為了讓自己有維持長久關係的能力,我開始進行了許多治療與練習,其中最耗費時間的一項訓練,就是獨處——試著建立與自己的良好關係。

 

  在剛開始練習獨處時,我發現自己有時候就是會心癢、就是會想去撩妹。看到漂亮的女生、難追的女生,就是會不自覺的心動、想靠近看看。這種本能的衝動實在很難克制,往往我回過神的時候,身體已經自己行動了。我不是知道這樣不好,但就是控制不住,寂寞總是能輕易的把我的努力吞噬。

 

  這樣的訓練跟治療花了很長的時間,中間很多次我都覺得自己可能沒救了、覺得我天性就是這樣,我沒辦法進入長期關係,也沒辦法結婚,到了五十歲我可能還在蘭桂坊流連忘返。

 

  所幸,事情還是有轉機的。在我徹底學會,並且享受獨處之後,我總算克服了拈花惹草的毛病。同時我也發現,每段關係的肢離破碎,不完全是對方的問題,大多數的時候,不是我選擇了跟我一樣有問題的人,就是我複製了有問題的相處模式。

 

  不僅如此,我也了解了無法單身的原因:單身時我就必須被迫忍受跟自己相處,但我討厭自己,也沒辦法照顧自己,所以我需要有別人來喜歡我、照顧我;而改不了的拈花惹草也是同樣的原因——因為討厭自己,所以需要別人的喜歡來證明自己還有存在的價值。

 

  在學會跟自己和平共處之後,我開始看清事情的本質。以前我總覺得別人碗裡的最好吃;現在我知道只是自己還沒機會看到別人碗裡的東西到底長什麼樣子。以前我總覺得要留給自己夠多的選擇和後路,這樣才能做出最好的決定;現在我知道這些都是多餘的,這世界上大部分的選擇都是我不需要的,而後路只是沒勇氣的人在為自己留下一線生機。以前我不想定下來,因為我相信一定還有更好的,在我還沒看到的未來;現在我知道根本沒有更好的人,所有會與你互相吸引的人,在某程度上來說都是適合你的,只是你自己準備要接受什麼樣的關係。

 

  某天我坐在陽台上,突然問了旁邊的朋友一句:「你什麼時候開始不需要女人的喜歡的?」他想了一下,回答:「從我喜歡自己開始。」

 

  拈花惹草顯然並非天性,它只是滿足了我們想被喜歡的需求。但由外在來的供應無法真正的滿足內需,無法自產的時候,我們就被控制了,我們只能仰賴進口的喜歡。

 

  如果你會情不自禁的拈花惹草、獵艷、無法控制的撩妹、看到女生就想讓她喜歡你,那麼或許你該想的問題不是怎麼讓自己變成戀愛魔獸,而是如何讓你喜歡自己。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