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語言——自我對話的模式

  你有觀察過,你都跟自己說些什麼嗎?當你在難過、憤怒、沮喪的時候,你都怎麼跟自己說話呢?

 

  有次我的唱歌老師跟我說,他在練習不順的時候都會很生氣,會罵自己說:「為什麼你都做不到?」結果他的老師告訴他:「你為什麼對自己這麼不好呢?為什麼都在罵自己呢?」他才赫然發現,他對自己說的話,全都是指責跟攻擊,他對自己的攻擊,加深了他的恐懼與「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信念」。

 

  跟自己說什麼話是很重要的,雖然我們平常不見得會意識到自己跟自己說了什麼,但這些自我的對話,長時間下來,會形成我們對自我的某種認知,讓我們認為自己就是個這樣的人,進而變成我們向別人說明自己時的表述,也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詮釋。

 

  我最常跟自己說的話是:「憑什麼別人做得到,我會做不到?不可能,他可以,我一定也可以。」這樣的對話方式,養出了極不服輸的心態,雖然它的確有助於我奮發向上,但同時也形成了一種比較心態。這樣的對話模式,是源自於小時候聽到長輩對我說:「為什麼別人做得到,你做不到?」而延伸出來的,它其實是對自己的一種苛求與責怪,所以嚴格來說,這也不是跟自己和平相處的良好示範,但在某些需要決心跟毅力的狀況時,的確是蠻好用的。

 

  我們的內在對話模式,很常都是來自於其它人對我們說過的話。我在之前辦過的工作坊裡,發現絕大多數的人,會跟自己說的話,或是內在的小聲音,都是從小到大的所見所聞。例如離婚的單親媽媽跟兒子說:「你這樣跟你爸有什麼不一樣?」、嚴格的父親對孩子說:「你為什麼只做到這樣?」、長輩對晚輩說:「你這樣以後長大會沒出息。」⋯⋯等等,這些都是來自「別人」的言論,但在我們幼小的心裡,卻一五一十的把它們記了下來,然後拿來對自己說。當遇到挫折時,我們可能就會跟自己說:「反正我就是跟我爸一樣,我沒救了」、當事情沒有達到自己理想中的標準時,就苛責自己:「為什麼你只能做到這樣?」、當工作不順時,就自暴自棄的說:「反正我就是沒出息。」久而久之,我們就認定自己是這樣的人,只能過這樣的生活。

 

  內在的對話或許是一種習慣、是一種我們記住的別人的話語,但它同時也是一個選擇,別人說過的話這麼多,是我們自己最後選擇了拿出這些話來對自己說。

 

  我有一個學生曾經被內在對話這件事搞到快崩潰,連午覺都不能睡。每當他想努力的時候,就會有個聲音跟他說:「你努力有什麼用?那些比你厲害的人也在努力啊!你永遠比不過他們。」而當他決定不努力的時候,又會有一個聲音說:「你都已經這樣了還不努力,你以後到底要幹嘛?」;當他想睡覺的時候,會有個聲音跟他說:「你今天什麼事都沒做,就要去睡覺,你到底在幹嘛?」而當他決定不睡覺,要發奮圖強的時候,又會有個聲音說:「你為什麼要這樣虐待你的身體?真不健康。」到最後他被搞到做什麼事都不對,好像做什麼都沒用,但又不能什麼都不做。

 

  當時我幫他做的事情是:切割內在的聲音,並讓他自由選擇什麼時候想要參考這些聲音的建議,從內在聲音中,重新拿回自己的主導權。這件事的重要性在於,讓他不再被內在聲音左右、受人擺佈,而是由自己去決定要相信什麼。

 

  從那之後,他就可以正常睡午覺了。

 

  或許我們的狀況並沒有這麼嚴重,它可能不會影響到我們大部分的日常生活,但內在語言所養成的習慣,往往會在關鍵時刻出來拖我們後腿。

 

  當我們習慣跟自己說:「你做不到」的時候,如果出現了我們很渴望的人事物,不管我們再怎麼想要追求,內在都會有一個聲音告訴你:「你做不到,別傻了,快放棄吧!」這就形成了心魔。心魔會讓我們原本做得到的事,變得無法完成、會讓原本簡單的事情變得困難、會讓原本良好的人際關係變得破裂,而它的起因,往往都只是因為你相信自己是這樣,並且不斷的提醒自己。

 

  我在上唱歌課的時候,常會出現身體無法跟上思想的狀況,這時候老師就會告訴我:「這沒辦法,你的身體現在做不到,這需要時間。」每當這種時候,我都會跟他說:「我覺得我可以,再讓我試一次。」往往在我聚精會神,拼命努力的這個當下,我都能順利達到原本做不到的事。

 

  你要說這是相信的力量嗎?某方面或許可以這麼說,但對我來說,它更像是「我了解自己的極限在哪,我認為這一點點的差距,可以被我跨越」。而跨越這一點點差距的關鍵,是我認為自己可以。它不是盲目的相信,因為我也不認為自己可以灌籃,它是一種建立在事實上的客觀認知,再加上一些相信跟勇氣,而這些相信跟勇氣,則是來自於我的自我對話模式——我一直都告訴自己:「別人可以,我也可以。」

 

  你了解自己的內在語言嗎?你有想過你都怎麼跟自己說話的嗎?你知道在什麼情況下,你的內在語言會影響你的成敗嗎?

 

  試著發現並改變內在語言的習慣,或許你會發現很多事情並沒有這麼難。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