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群批著大人皮的孩子討論何謂成熟

「成熟」是一個很有趣的形容詞,我們常在女人討論男人的時候聽到這個字眼,不論是「我覺得他太孩子氣了,不夠成熟」,或是「我現在想找一個成熟男人」,都讓人感覺「成熟」似乎是一個男人必須具備的特質,但最令我感到神奇的是,那些要求男人成熟的女人,自己多半也沒成熟到哪裡去。

 

「成熟」跟「幽默」一樣,總是被大家提起,講得好像是個身為男人就該有的特質,如果沒有就能領殘障手冊一樣。但這樣一個看似常見又基礎的特質,卻沒有多少人真的知道它長什麼樣子,可是大家都以為自己擁有。

 

現在這個時代,放眼望去,全都是一群批著大人皮的小孩,十個人裡面找不找得到一個真正成熟的人都是問題,但大家都對自己批著的皮沾沾自喜,以為做做樣子,就是個成熟的大人。甚至還會有些不成熟的人告訴別人,要怎麼樣才叫作成熟、要怎麼樣才能裝得成熟。

 

但事實上,成熟是這個樣子的:它沒有一個固定的形式,因為每顆樹結出來的果子都不同,就像橘子跟蘋果一樣。我們不可能拿著一顆蘋果,對別人說:「嘿!它的皮還沒變橘色的,它是顆不成熟的蘋果!」也不可能拿著一顆橘色的蘋果說它成熟,因為橘子跟蘋果本質上就不同,人也是如此。

 

成熟水果的唯一共同點,叫作可食用;而人類成熟的共同點,叫作「能接受那些不符合自己期待的結果」,這是很困難的,有很多人活到五六十歲都做不到。每種樹的果子需要的成長時間不同,每個人變得成熟所需要的時間也不同,並不是大學畢業或當完兵,大家就會突然在畢業典禮或退伍那天脫胎換骨。

 

成熟是一種累積,一種生命的累積。在從不成熟變得成熟的過程中,我們會有許多的歷程要走,而且勢必得顯得很不成熟,唯有走過那些不成熟的經歷,我們才有可能真正達到成熟這個階段。

 

一個人從小孩到轉變為大人,如果順利的話,他會經歷許多的階段。而如果他又幸運的,在每個階段都能順利滿足那個階段的需求的話,最後他就會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不幸的是,大多數的人都沒那麼順利,我們常常都未能完成在某些階段的任務,就礙於時間的關係,被迫進入下一個階段,於是那個未完成的階段就形成了一個缺,殘留在我們體內。

 

這個缺,在現代,被我們稱之為內在小孩。內在小孩是我們未完成階段的呈現,祂顯示出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被滿足的、沒有順利通過的遺憾。因為這些殘留的遺憾,讓我們無法真正變得成熟,但生存的壓力並不會給我們這麼多時間跟機會,最後,大家都學會批著大人的皮來扮演一個叫作「大人」的角色。

 

每個人都必定會經歷三個階段,分別是嬰兒、孩童、青少年。當我們在這三個階段的需求都被滿足之後,我們才會真的變成一個「大人」。在這幾個階段裡,我們需要學會的是哭、生氣、體驗被愛、感覺自己、說出自己、滿足自己,之後我們才會開始學習尊重、體諒、道歉、給予、去愛。

 

當這些階段都經歷了之後,我們才有辦法懂得如何跟別人相處,卻又不委屈自己、如何尊重別人,但又維持自己的界線、如何盡最大的努力,又能接受最後的結果。

 

可是有些人很可憐,還沒有機會學會哭、學會生氣、學會照顧自己,就被迫學會了體諒、學會道歉;而另一群人也很可憐,他們只學會了哭、學會生氣、學會在乎自己,卻沒有人教過他們要怎麼尊重、怎麼體諒、怎麼給予。正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少了一點,於是最後沒有人成為真正的大人。而這些以為自己是大人的孩子,愛上了另一個以為自己是大人的孩子,最後這兩個孩子再生出了他們的孩子,然後讓他們的孩子走上跟自己一樣的路。所以大人變得越來越少,孩子變得越來越多,所有人都變得越來越痛苦。

 

所以啊,與其把自己裝得像個大人、與其模仿著所謂的成熟,不如好好再去體驗一次過去那些未完成的階段,好好的滿足自己的那些遺憾,讓自己的內在小孩可以跟著自己成長,然後和其它的部分合而為一,讓自己變得更加完整。

 

成熟是一種自然現象,它沒辦法被逼著發生,它只有在我們將需求一一滿足之後,才會慢慢浮現。

 

垢去,才會明存。

 

祝好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