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情節與騎士精神

「投射」可以說是戀愛關係中必定存在的現象,並不是說沒有投射就不是愛情,而是以現代人對於愛情的定義來說,投射是最能有效讓我們怦然心動的因素。不論對於對方的投射是認為自己缺乏的特質也好、是認為對方有符合理想伴侶的特質也好,這些都會讓我們對對方產生好感。

 

我們不須要特別去要求自己對一個人的喜歡不帶投射,那太困難了。雖然投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有一種投射卻很要命,那就是拯救式的投射。

 

為什麼說這種投射很要命呢?基本上,只要產生了這種投射後的關係,多半都是虐戀。兩個人互虐,卻又誰也離不開誰,離不開很痛苦,離開也一樣痛苦。就算兩個人沒有正式進入交往關係,也會有某一方因為拼命想拯救對方,而不斷消耗自己,如果對方不領情,想拯救人的那一方就會覺得自己被拒絕;如果對方領情,卻不交往,拯救人的一方就會覺得自己被當工具人;如果對方領情,也進入交往,那兩個人就誰也別想離開誰。

 

我常看到、聽到,有人拼了命的想要拯救對方、幫助對方,認為對方需要被救贖、需要被照顧。這樣的情節,最極端的狀況出現在女人無限度的照顧或包養男人上。較輕微的狀況,則是一直覺得對方需要自己的保護,這類狀況就容易出現在男性身上。發生在女生身上,我們就稱之為聖母情節;發生在男生身上,我們就叫它騎士精神。不論是哪一種,它的本源都來自於內在的創傷需要被彌補。

 

想救人的那一方,我不覺得真的有多高尚,聖母情節跟騎士精神這兩個名詞,只是美化了那些救贖的欲望,而這些欲望通常都來自於無法拯救自己。

 

當我們對某人的狀況產生巨大的情感反應時,表示這個人的狀況在我們的認知中,是和自己相同的,而這個巨大的情感反應就是投射。

 

舉例來說,我以前很喜歡傲嬌的女生,因為我是個沒辦法說好話的人,我覺得直接的表達喜歡或讚美很虛假,而且很有可能會被別人笑,所以我說不出口。對我來說,直接的表達,很有可能會讓我受到傷害,這源自於我對世界沒有安全感。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我遇到跟我一樣沒安全感、像刺猬、傲嬌型的女生,我就會受到莫名強烈的吸引,因為我覺得自己能了解對方的苦衷、我要讓對方知道她會被接受。

 

這種強烈的吸引就是投射,我因為同情自己,所以投射到有相同境遇的人身上。而「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會被接受」,就是拯救的想法,但事實上我想拯救的並不是對方,而是我認為不會被接受的自己。我將同樣處境中的自己的心情,投射到對方身上,認為對方一定也有相同的感受及處境,於是會有心疼、不忍心、想照顧等等的情緒出現。這些情緒讓我認為自己對對方有感情,事實上那是我對於該處境下自己的感情,也就是說,我心疼、想照顧的對象,其實是我自己。

 

當我們無法意識到自己受了什麼傷,就無法意識到那些莫名強烈的反應是源自於何方。我們會以為是一種莫名的吸力、是緣份、是愛情,但它其實只是反應出我們對自己感覺。如果我們無法正視自己的傷口,就只能透過拯救別人來感覺到傷口被療癒。但不論你拯救了多少人、療癒了多少人,你自己的傷口並不會就此消失,它還是存在,所以拯救式的投射會永遠持續下去。

 

除了透過救贖別人來彌補自己心中的傷口之外,這樣的拯救往往還帶著交換的屬性,正如我前幾篇文章提到的:「因為無法為自己而活、認為顧好自己是自私的,所以沒辦法好好照顧自己,必須要透過照顧別人、別人再來照顧自己的循環,來產生一種互惠的道德假象。」

 

當我們無法以自己為第一優先、無法好好照顧自己時,我們所做出的照顧跟給予都是一種超出負荷的行為,而拯救這件事,本身就需要極大的能量,所以當我們在拯救別人的同時,心裡都會希望別人也能如此對待自己,唯有這樣才能減少我們的耗損。

 

但事情往往不會盡如人意,選擇被拯救的人多半都對自身有失去力量的議題,認為自己是無力的、無用的。他們會像孩子一樣,想要更多的愛和呵護。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沒有辦法給予扮演拯救者角色的人什麼回饋。另一方面來說,拯救者本身也會散發出強烈的需求感,這種需求感對於被拯救者而言就會形成一種壓力,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償還。如果被拯救者還不出來,可能會因為壓力的關係,導致兩人的關係漸行漸遠;如果被拯救者盡全力報答拯救者的恩情,最後可能兩個人會一起枯竭,因為沒有任何一方真的成長到可以照顧別人,兩人都只是在用壓榨自己的方式照顧對方,就像兩隻互舔傷口的野獸一樣。

 

分享愛和照顧別人都不是不好的,只是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沒有能力這麼做,當我們顧不好自己的時候,那些愛和照顧很難是純然的,多半都伴隨著人情代價。就像你在餓個半死的時候,把自己的麵包拿給流浪漢一樣,你看他吃得很飽,高高興興的走掉,也沒來關心你或慰問你,你心裡很難也覺得高興,通常會覺得很杜爛,因為你還很餓;可是如果你已經吃飽了,你把麵包給流浪漢,你看他吃飽你也會覺得高興,因為你自己已經被滿足了。

 

愛就是一個這樣的東西,它就像泉水一樣,如果你沒辦法顧好源頭,就只好去搶別人的水倒進來,不然就只能等它乾涸。但如果你能顧好自己的源頭,它就會持續的流出,流到滿出來,你就會自然而然的分出去,就像滿出來的泉水會灌溉旁邊的土地一樣。

 

正視源頭、找出傷痛,照顧好它,泉水才會流動。而不是把自己的水倒到別人的池塘裡,等著別人也把他的水倒過來。倒水的過程不僅很累,中間還會漏水,更重要的是,你們的泉水都不會自行補充水,最後兩座泉還是會一起乾掉。與其去照顧別人跟你一樣的傷痛、花這麼大的心力,不如去照顧自己的,因為別人的問題,只有他自己能解決,你的問題也是,互舔傷口只會導致細菌感染,不會讓誰的傷口真的好起來。

 

你每治好自己一個傷口,你就會意外的發現,那個原本吸引你的人,好像再也無法吸引你了。就像以前喜歡傲嬌的我,在能好好表達自己之後,看到傲嬌我只會覺得:「你不能好好講人話嗎?」久而久之,吸引你的再也不會是別人的傷口和痛苦,而是兩人相處時更純粹的快樂。

 

於是,你不是因為需要而去喜歡,你是因為喜歡而去喜歡。這樣的喜歡不會帶著佔有、恐懼,只會是單純的因為愉快而產生下一個愉快的瞬間。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