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認同——當自己的主人

  我在「超完美男人養成班」裡,花最多時間要講述的一件事,就是「自我價值內求」。我們有太多的問題來自於我們無法透過自己來肯定自己的價值,當自我價值無法由自己滿足時,我們就必須透過外在的聲音來肯定自己,這時候,我們的價值就建立於外在,我們的快樂與信心將全都由別人來主宰,我們只能不斷透過滿足別人心中的好壞定義來建立自我的認同,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這意味著我們永遠無法做自己的主人。

 

  當然,如果我們想要活在這個由人際網路組成的社會裡,我們免不了需要一些人格面具。這些面具協助我們與其它人融洽的相處,甚至是受人喜愛。但這些面具並不是「我」,它只是我們對於某些定義的認同而延展出來的成功模式。

 

  舉例來說:當我們認同了「男人要有肩膀」這一社會定義之後,我們會為了自我認同而盡力去達到這個定義,於是我們戴上了一個「有肩膀的男人」的面具。在這個面具底下,我們可以安然的與他人相處而且不被批評。久而久之,這個面具逐漸定型,它固著在我們身上,讓我們誤以為這就是「我」,於是我們所有的行為跟想法都被縮限了,我們不得不成為一個有肩膀的男人,即便我們想反抗這個面具,也會因為恐懼不被喜愛而放棄。慢慢的,我們活得越來越僵化,變得越來越像一具殭屍,我們活在被框定好的架構中不斷打轉,痛苦卻沒有勇氣離開,只因為我們想滿足一個根本不屬於自己的認同。

 

  我有好幾個會被人們評定為條件不錯的學生,如果把他們放到戀愛市場裡,他們最少都有八十分。他們有很棒的工作、很好的收入、不錯的外型、健康的身體,同時他們的女人緣也還真的都不錯。但他們不約而同面臨到的問題是:我總是在滿足別人的期待,別人想要什麼,我就塑造出什麼,但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或許是因為外界總是給予他們很高的評價,但在得到這些評價之後,他們仍然快樂不起來,所以他們的問題總是很一致:無法擺脫面具,活出自己。

 

  放棄原有的成功模式是很大的挑戰,它象徵了未知。你不再知道做哪些事會討人喜歡,也不知道怎樣可以讓自己安全,等於把自己丟進一個荒野,身上連一把小刀都沒有就要想辦法活下去。

 

  但這樣的挑戰是必要的。過去我們都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不斷重複某些固定的模式,當個好孩子、當個好學生、當個好情人、當個好伴侶、當個好父母⋯⋯,這些還是在社會角度看來比較好的情況,有時候有某些情況從社會角度上看來會更糟。但不管是什麼,我們總是在重複某些模式,終其一生無法跳脫,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自己。我們不知道自己認知到的自我只是一種認同,一種依附在某些東西上的認同。從小到大,我們選擇了一些聲音作為我們對自我認同的基本認知,例如:要讀個好學校、要當醫生、要勇敢反抗⋯⋯,不論你選了什麼,那些聲音都不是你,只是你在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情況下選擇的基本認同,但隨著這些認同附著在你身上越久,它變成了你的信念以及對自己的詮釋,最後,你認為它就是天理,它就是你。

 

  唯有當你能認清那些只是你的認同,它們不是你,這時候你才有可能跟它們分開,才有可能打破固有模式,活出另一種全新版本的人生。當你明白那些認同不是你的時候,你也能明白那只是某些人所認同的存在方式,並不代表你就得是那個樣子。當你與認同分開時,你會開始恐懼、開始感到無所依靠,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是你,這會是一段過渡期,任何改變都伴隨著過渡期。當你歷經過渡期之後,你會開始找到自己真實的樣貌,並且也知道如何運用這真正讓你舒服、讓你自由的方式,找到與他們相處的方式與界線。

 

  這時候,你將不再為他人的看法所影響,你知道他們的看法只是在將自己的認同投射到你身上,那不代表你好或壞,只是他們認為你是否符合他們的認同,於是,你的自我價值開始內求,你將開始成為自己的主人。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