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的自戀狂

  國中的時候,我罹患了一種常在青少年身上見到的偶發性疾病,俗稱「中二病」。那時候我常常看著自己的右手,擔心會有不明的力量突然暴走,會把世界毁滅。又或是想著或許哪天睡夢中會看到拿著權杖的天使,告訴我:「你是天選之人,你必須拯救世界,起來吧!神之子!為世界而戰吧!」

 

  或許有些人也有過類似的經驗,現在想起來,多半會覺得很好笑,認為自己怎麼會這麼愚蠢。但在這愚蠢妄想的背後,其實藏著的是一個悲哀的事實——我們認為自己什麼都無力改變。

 

  為什麼我們會期望自己是天選之人、拯救世界的英雄、被挑選的勇者呢?因為我們發自內心的知道,我們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我們普通到沒有能力去保護我們想保護的東西、做我們想做的事,我們只能服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想成為英雄的同時,也希望自己能擁有毁滅世界、如混世魔王般的力量。在現實中,我們有太多的痛苦、不滿,無法被解決。這些痛苦可能來自於我們的家庭、體制,甚至是整個社會,但我們根本不具有改變這些令我們難受的事物的能力,所以我們才會想要擁有這樣壓倒性的力量,希望藉由這樣絕對的力量,讓那些令我們受苦的事物被消滅。

 

  這也是為什麼以前我特別喜歡看漫畫跟睡覺的原因,因為在那裡,我感覺自己擁有力量。在幻想的漫畫世界以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夢世界裡,我不再只是一個對任何事無能為力的小孩,我可以擁有任何我想擁有的一切、我可以很特別、我可以改變這個讓我無力的世界。

 

  漫畫《死亡筆記本》裡的夜神月說:「我要成為新世界的神。」這大概就是標準的中二病,而且中二病到了自戀的地步,他認為自己可以跟神一樣的全能。

 

  而這種自戀,其實不止在中二病身上會看到,在很多人身上都找得到它的蹤跡,只是程度沒這麼嚴重,而且經過我們潛意識的巧手包裝過,連我們都認不出它是自戀了。最常見的一種就是「過度負責」。

 

  以前我認為,負責是一種美德,是一種「這才是一個好人」的表現,身為一個優秀而善良的人,必須一肩扛起所有的責任。例如有一次,我任職的公司安排了一個海外的宣傳活動,我因故不能去,所以派了其它人,但事情並沒有預期中的順利。當我知道結果時,我心裡的想法是:「如果我能排除萬難去的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當時我的以為這是一種負責的表現,殊不知,這僅僅只是一種過度的自戀與對他人的不屑。

 

  在《哈利波特——消失的魔法石》的尾聲,鄧不利多對因為魔法石被佛地魔帶走而懊悔的哈利說:「如果你認為都是你的錯,那你真是把自己想的太偉大了。」這句話讓我很震驚,才發現,原來這樣的負責只是一種自以為是、一種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狂妄自大。

 

  當我們太過自戀的時候,就會產生了「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錯」的想法,這句話的背後其實代表著的是:「一切事情只要有我在,就會迎刃而解。」但這世界上有太多我們根本無法改變的事,它們的成因很多,沒辦法單靠我們自身的力量就扭轉一切,我們卻妄自認為自己是一切的關鍵。這不是自戀是什麼?

 

  這樣的自戀不僅讓我們的內在狂妄、不切實際,也讓我們無法真實的去做我們能做的事。因為當我們真實去做了之後,有很大的可能是我們根本無法達到我們想像中的「事情的完美狀態」,於是我們乾脆就不投入了,好讓我們心中如神一般全能的自己不會破滅。

 

  國中的時候,我一直不認真唸書,但每次成績都不錯,一直保持在中上。於是我跟自己說:「拜託,我不唸書都這樣了,認真唸還得了?」於是我一次也沒唸過。因為我心裡其實很害怕:如果我認真唸,卻沒考第一,那不就代表我是個笨蛋嗎?為了不當個笨蛋,我索性不唸書了,這樣一來,我永遠可以告訴別人跟自己:「那是因為我沒認真。」

 

  不論是中二病或是過度自戀,在某種程度上,都意味著我們對現實中無力的自己感到不滿,甚至認為這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其實是更有能力的。但與其保有這樣令自己開心的想像,可是真實世界的生活痛苦得要死,不如先認清事實——我不是神,我無力改變所有事,但我也有我能改變的東西,那就是我自己。

 

  在體悟自己並非超人或神佛之後,從自己能做到的事情開始,一點一滴的去實做、去努力、去累積,即便這樣的過程遠比活在幻想裡痛苦,但這是唯一能讓我們能越來越想活在現實,而非沈溺於夢境或妄想世界的辦法。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