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曾放棄表達

  以前,我在長期關係裡有個習慣,叫作「忍耐」。當遇上和對方想法不同時,我就會選擇忍耐,直到忍無可忍,就爆炸然後分手,或是為了逃避那些無法改變的事,開始減少與對方的接觸與溝通,直到對方覺得忍無可忍,然後跟我分手。

 

  當我在忍耐的時候,有時候並不是有意識,而是因為我覺得「說了也沒辦法改變什麼,不如就不說了。」當雙方有不同的想法,但對方很堅持的時候,我往往會傾向這麼認為。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發現自己有說服自己「這些不舒服的感覺不重要」的傾向,又花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原來這些想法是來自小時候得到的對待。小時候,當我有一些需求,例如想要爸媽陪的時候,大人都會告訴我:「爸爸媽媽很忙,你要體諒他們。」於是我認為:「無法體諒父母的人是壞小孩。」父母的理由很正當,如果我無法配合,那是我的問題,因為他們說的很有道理,也是無法改變的事,於是我就再也不表達這樣的情緒,認為這是我自己要想辦法處理的。

 

  這樣的想法在長大之後一路帶進了親密關係之中,只要對方給我一個聽起來合理的原因,我就會強迫自己接受,因為無法接受合理的原因的人是不成熟的、不體諒的、不貼心的。但不舒服的感覺並不會因為這個理由有多合理而消失,只是我必須想辦法忽視它們。我開始將大部分的情緒視為自己的問題,因為我認為,即使我提出來了,這些事情也不會被重視,就像小時候一樣。

 

  於是我放棄了表達與爭取我覺得令我比較舒服的關係,我認為這樣才是個成熟的大人。但「不表達」的方式,卻只讓關係變得越來越糟,因為對方一直以為我什麼都不在意,兩個人的關係也因為無數個沒有被說出來的問題,而變得越來越僵,不滿也持續的累積,直到其中一方再也無法忍受,關係就被宣告結束。

 

  或許有很多人跟我一樣,發生事情的時候,都先傾向覺得是自己的問題。懂得檢討自己是很可貴的,但有時候,在我們檢討自己以前,或許可以先花一點時間釐清問題的責任比重,不見得所有的事都是我們不好。我們如果產生某些情緒,就代表我們對某些刺激還是有反應,這是不可否認的。在我們還無法真的釋懷以前,我們能做的事情是跟對方溝通,一起協調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法,而不是獨斷的認為自己能處理好一切。

 

  以前,可能我們有一些抗爭失敗的經驗,我們或許試著去爭取了、表達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但卻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長久下來,我們可能已經將「我的感覺不重要」、「沒有人會重視我想要的東西」、「反正事情不會改變」等等的念頭內化成一種信念,以致於連嘗試的念頭及勇氣都消失了。

 

  但這樣想,對於我們想要的關係並沒有任何幫助,頂多只是讓我們不再提出要求,也就不會再被拒絕而已。我們真正想要的並不是「不再被拒絕」,而是得到想得到的待遇。既然我們的目標是「得到想要的待遇」,那我們就不該害怕嘗試溝通,因為只有嘗試提出要求,我們的目標才有可能達成。過去我們或許失敗過,但那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會正視我們的需求,過去的狀況和現在已經不同了,我們也已經不同了,我們有比以前更多的能力可以去達到自己想要的目標,而不是像孩子時期一樣無助。

 

  當我們嘗試提出自己的需求時,或許一開始對方不會同意、可能會有很多磨擦,這時候我們可能因為不想衝突而選擇再度妥協,但這並不會改變任何事。我們必須一再的強調自己的感受及需求,請對方協助我們一起討論出一個雙方都同意的解決方法,這樣才能真的解決你們在關係中的困境,才能真的讓關係變好,而你也才能真的相信自己是重要的、有人會願意為了你的感受而努力的。

 

  祝好。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