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流程系列——離開

  當我們已經做過了各種確認,並且把原本該補的部分(如果這是能補的)補起來之後,對方看起來還是沒有要跟我們交往的打算,這時候我們只能做最後一件事,也就是「離開」。

 

  在解釋「離開」為什麼有用之前,我們先解釋「綁架」是什麼。「綁架」指的是利用人性「不想失去資源」的特質,製造痛感。

 

  有時候我們想擁有一個東西,不見得是這個東西可以幫助我們的欲望得到什麼滿足,有可能是可以避免我們發生一些我們不想要的事,保險就是一個例子。保險本身不見得能讓我們得到什麼好處,但可以避免我們在發生意外的時候讓狀況變得更糟,或是讓我們的家人能夠得到保障。

 

  促使人下決定的,除了「欲望」之外還有「恐懼」,而「痛」所帶來的感覺,會讓人連結到「恐懼」,由於人趨樂避苦的本性會讓我們極力避免痛苦或恐懼,所以製造痛感才有了用處。而人們會說「失去才知道珍惜」的原因,也是基於離去的「痛苦」,讓我們產生「想避免失去生存資源的恐懼」的想法。

 

  而對方會不會「痛」,跟你在前期步驟有沒有紮實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你對於對方的重要程度並不高,那在你離開的時候,對方不會有任何感覺,甚至可能會鬆了一口氣,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想要用「欲擒故縱」的人會失敗的原因。

 

  在理解了「痛感」的原理之後,才能理解「離開選項」的意義。

 

  但比起說招,我更傾向於解釋「離開」的心態。「離開」其實是我們每個人都會做的事。當我們受夠了一段關係,或有了更重要的事情時,我們本來就會將注意力及目光從原本的事物上轉移開,然後往下一個方向前進,並不見得是為了吸引原本的對象回來注意我們。

 

  「離開」在關係裡是一件極其自然的事,只是大多數的人礙於自己的執著,始終無法放下對方,除非關係強制被終結,否則仍會不斷渴求同一個目標。執著讓我們無法隨心所欲的離開,也就無法讓我們瀟灑。

 

  所以學會「離開」就等於學會「不執著」。當我們的離開是為了讓自己能更開心的生活、去做自己更想做的事,或是認清這段關係早已變質時,我們就能回復自己最沒有得失的狀態,因為我們不再對一個人或一段關係「非要不可」。這時候的「離開」才是真正具有效力的。

 

  如果我們只把「離開」當作一種手段,事實上自己仍然執著於跟對方的關係,只是想用這種方法迫使對方跟自己交往,那我們的心情仍舊會隨著對方的一舉一動搖擺不定,仍然在意對方的反應是否往我們想要的方向前進,這時候的「離開」並不會讓你們的關係變好,只會加重自己情緒的不安定跟得失心。

 

  「離開」可以是一種招術,也可以是一種選擇。當我們選擇離開時,行為上自然會讓人知道我們已經做了這個選擇,但當我們只將它當成一個招術的時候,對方的一舉一動、稍微回頭都能將你弄得心煩意亂,對方還是會明白你無法失去她,那「痛感」就不會產生。

 

  真正的「離開」指的並不是行為上的表現,而是心裡已經有別的方向,選擇了離開現在這個人或這段關係,但實際上的行為不見得需要完全不理會對方或是惡言相向,你仍然可以回覆對方訊息或有其它往來,真正重要的不是你行為上的表現,而是你心情上的選擇。

 

  真正瀟灑、會讓人覺得「我必須盡力留下他」的人,是不會執著於某個特定的人或關係的,即使這個人或這段關係再怎麼特別,他們都明白關係與人是變動的。沒有一個人或一段關係是恆久不變的,當人或關係不再改變時,其實就已經與死亡無異。當我們能明白並接受這個道理之後,我們不會再視一段未果的關係為悲劇,也不會視一段進入交往的關係為成功的象徵,因為我們已經明白這一切都只是一個過程,一個人生在流動與改變的過程,而我們並不需要去對抗生命繼續往前的自然現象。

 

  當你能夠真正的明白「離開」的涵義,並且做出這個選擇之後,剩下的就不再是你的事了。對方可能不在乎你的離去,也可能在深入思考過之後,回頭要求進入關係,但這些都是無法強求的。別把「離開」當成讓對方回來的最後一把賭注,這表示你根本承擔不起賭輸的風險,只有在你真的想通決定離去之後,它才會產生效用。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