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帶來的不僅僅只是痛苦,也帶來了重生

當我們在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或自己不喜歡的狀態時,常會感嘆在自己人生中發生過的一些創傷,導致我們變成現在這副德性,或許是沒勇氣,或許是悲觀思考,或許是內向⋯⋯,不管是什麼,當人生中有些顯而易見的傷口時,我們往往便將這些不如己意的事情的責任,歸咎於這些該死的事情上。

我們常說要去探究是什麼影響自己、是什麼讓自己變成現在這樣,但這並不代表當我們找出原因後,就可以大大方方的把責任從自己身上卸下,丟到這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上。

人生難免會發生一些不愉快或討人厭的事情,說這些事情對我們沒有影響是騙人的,但這些事,難道真的都只帶給我們負面的經驗嗎?如果我們的人生都沒發生過壞事,我們現在就真的會一帆風順事事如意嗎?

負面的事情為我們帶來的,不僅僅只是痛苦的經驗和悲傷的回憶,有時候它們帶來的是一種全新的力量、一種足以讓我們打破現況的力量。

在「原型」裡,有幾種名字很容易讓人與負面聯結的原型,例如「孤兒」和「破壞者」。「孤兒」故名思義,就是當我們遭到背叛、遺棄時,所激發出的原型。它沒有安全感、覺得人不可信任、覺得世界很危險,很多被自己的孤兒給控制的人,常覺得自己活在危機之中,覺得衰事總是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覺得自己不會被愛也不值得被愛。

這原型聽起來真是糟糕透頂,看來我們沒安全感大概都是它害的。但我們忽略的是,這個原型同時為我們帶來非常重要的能力,叫作「識別」與「反抗」。

當我們還是孩童時,無法區別好壞,只會一心的相信照顧者的絕對權威,當我們遇到好的照顧者時,我們得以健康的成長。但不幸的是,當我們遇到對我們施以虐待或帶有惡意的照顧者時,我們會因為全然的相信照顧者權威,而傾向相信「是我的錯」,因為相信是自己犯錯,遠比相信照顧者不是全然完美且絕對正確的要來的容易許多,所以有許多人會持續的讓自己受到虐待,直到「孤兒」發揮作用為止。

「孤兒」讓我們意識到自己被背叛,被自己以為正確的事情背叛,於是我們開始感到憤怒、無助。最終,我們學會了反抗。我們開始反抗不公義的對待、開始反抗壓迫、開始反抗令人討厭的人事物。我們開始學會分辨有些人是不可信任的、有些事情我們是不該順從的,而不再是單純的完全相信與接納任何事物,並拒絕相信這些事物有可能會傷害我們。

而我們對「破壞者」的第一次接觸,通常是由我們第一次失去好友、親人,甚至是喜愛的玩具開始的。它讓我們感到無力、辛苦建立的一切在瞬間消失殆盡,讓我們對於生命充滿無力感以及空虛,尤其是無端發生的天災人禍,更讓我們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什麼錯事都沒做,卻得面對這種慘事。

但正如所有新王朝的創建都從破壞舊王朝開始一般,我們有許多舊的、不合時宜的、過於執著的想法及做法,除非狀況糟到不能再糟,我們通常都不會願意捨棄。但我們一旦執著於舊有的想法,新的想法就沒有被創造的機會;不捨棄舊有的生活,新的生活就不會開始。破壞者藉由「失去」,讓我們感到痛苦,而痛苦則會讓我們重新去檢視自己,檢視之後,新的想法油然而生,新的生命態度就此出現。

「破壞者」讓我們學會放下對我們沒有太多意義的人事物與思想,進而有空間能容納我們真正在意與想要的一切;它同時藉由「失去」讓我們感受到無常,這也是為什麼大病過後的人們,對於事物的看法都與過去不同,開始明白什麼是真正該在意的,而什麼是無關緊要的。它將「死亡」帶到我們的面前,在「死亡」之前,我們想選擇什麼變得顯而易見,於是我們能捨棄不重要的,將剩餘的寶貴生命放在對我們而言真正重要的事上。

沒有人會否認「辨別」、「反抗」與「放下」的重要性,而這些重要的事,卻只能由那些令人痛苦的事情中學習。透過這些不如意的事,我們學會了接受人生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能控制的,應該說,或許某天我們終能認清,人生中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是我們無法控制的,這時候,我們才能真真正正的去接受「所有事情都會發生的可能性」。也因為當我們接受了自己什麼都無法控制,我們才能放下狂妄自大想控制一切的想法,真實的去感受與體驗這些苦難背後帶來的意義。

有人說:「每件事,不是得到,就是學到。」,當我們的人生中發生令人痛苦的事情時,我們不需要去痛恨它、仇視它,甚至將責任推給它,我們也不用去思考發生這些事是誰的錯,有時候它根本就不是任何人的錯,我們只需要去思考:「它在我的人生中,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意義。」

當你決定了它的意義,這個意義將會延伸下去,最後用你接下來的生命故事,回報給你。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1 Comment
  1. 陳育民 2017年8月14日 at 上午10:19 - Reply

    我以為會是更私密或深入的事情。
    不過這些也很重要。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