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從不覺得當女人有什麼不好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比較幸運
我很少覺得身為一個女人有什麼好痛苦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我不會經痛?)
除了小時候會被媽媽說「女生不可以這樣那樣」之外
跟偶爾會被腦子不清楚的變態嚇到之外

我幾乎沒有「因為我是女生所以被這樣對待」的想法過
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個我行我素的人
或許我本來就自然散發一股霸氣讓人很難把我跟女性的刻板印象連結接起來
或許因此屏障了一些腦子滿是父權思想的人遠離我
很少有男生會「因為我是女生」所以給我什麼特殊待遇
(所以有的時候我還會覺得有點粉紅泡泡XD)

遇到那種「限制女性」的狀況我都是以下這種想法:
阿就不要結婚是會怎樣?別人講什麼干我屁事?
我不爽生就不生啊?別人講什麼干我屁事?
我即使生了就想丟給老公照顧,別人說我自私干我屁事?
阿我就不爽當好媳婦,他家人不爽干我屁事?

好啦媽媽你怕我嫁不出去我安撫妳一下,
假裝一下,但我嫁不嫁得出去干你屁事?
(但我也不會講,就表面做做讓長輩開心一下無損任何事,不用爭嘛,你要做什麼還是能做,他們是能怎樣?XD)

blablabla真的就是干你我他屁事,管好你自己少來管我作結XD

我人生是為自己而活的
我又沒侵犯你什麼權利,我做人做得問心無愧
憑什麼我要為了幾個人說的閒話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更沒有必要向你們證明什麼,我幹嘛沒事找事做?我過得開心就好啊==?

也許是因為我長的不漂亮沒有人關注我到底要穿什麼是太保守還是蕩婦
也許我是一個只關注自己目的有沒有達成的人所以根本不關心什麼公平不公平
因為現實不會因為我的不平衡而改變
所以很少有類似覺得自己的人權被剝奪或是感到男女不平等的狀況
我以前似乎都只有幫身邊的人生氣、感到難過的份

很幸運地,我覺得我身邊的男性很少把我單純當成女人過
因為遠遠就能感覺到,知道我不好惹
我以前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幸運的
我認為因為如此不會有人想跟我發展浪漫關係
但我發現我們有時候並非討厭自己身上的某些特質
我們覺得困擾,是因為我們沒有成為相反的彈性
例如如果我能適時的在我想要的人面前展現女人味
但在不想要的人面前展現陽剛味 那我的人生不就兩得宜?
我從前討厭自己的陽剛味,因為我沒想過它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也不認為那是什麼好處,但一但我發現我可以自由展現它的時候
我就變得很喜歡這種特質

反之亦然吧,討厭自己總是被男性騷擾的女性
也許想要讓自己「硬起來」,但並不是討厭自己的女性氣質
而是苦惱自己無法「來去自如」

讓我回想起之前寫的某一篇文章「純友誼的兩難」:https://www.attractmenyouwant.com/?p=10937

我不否定那些發生在別的女性上的痛苦與無奈
因為我知道我不能逼每個人都像我一樣看那麼開

但甚至在我的生命經歷中
我可以稍稍理解身為男性也有他們的無奈、壓力與恐懼
甚至有時候會覺得某種層面活在父權體制下的女性也有可能是很輕鬆的
總之有好有壞
(今天才聽到一些軍中荒謬事,什麼跳入糞坑把手伸餿水之類的鳥事,我真心覺得女生不用當兵太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幸運我感恩我同情男性)

經過最近沸沸揚揚的那些事件
我更深深覺得「看人」這件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能力
只有這個能力才能真正保護自己
但懂得這些其實以某種角度來說很駭人
因為那也許會毀掉妳的世界觀、以前所信任的人事物

我的世界觀崩解過好幾次
直到現在我甚至知道,某些我最親近人若是站上補習班老師那種位置又有補習班老師的聰明幽默大方的話,很大的可能是會做出相同的事的

心理狀態、慾望、包裝自己、自我解套的方式全部都非常近似,只是他們站不上舞台、沒有接觸目標對象的管道跟高明的手段罷了

這些世界觀的崩解,使我不得不去直視人性
那不是我們在學校的任何地方可以學到的
因為不會有任何一所學校或老師願意散播世界的黑暗面
或甚至老師本身被拿來檢視的代價就太高(因為可能會跟這些狼師的下場一樣)
我們對世界的想法太天真,真善美是大家都會拿出來講的、秀的

但這世界有多少真善美、就有相同量的虛惡醜
就像是牛頓的第三定律
我小時候也沒發現原來這些醜惡都離我們那麼近
我們不忍直視、不願討論,我們的恐懼與恐慌
使得這大氛圍氣息底下的成員們
每個都使得無知變成加害者
而正是這些黑色物質滋長的溫床

我也曾經是類似受害者的一方
但我似乎對於自己是受害者的意識很薄弱,也沒有必要
不怨恨自己、不怨恨對方、甚至不怨恨體制
我想每個人其實都是受害者
因為每個加害者也曾經是某種形式的受害者

因為我知道自己很強大
強大到足以不遵守這些沒道理的潛規則一樣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我也正在屢次驗證如此
我知道自己曾經經歷的這些能夠成為他人的力量
而改變的趨勢是世界的洪流
我能做的就是成為推波助瀾的其中一滴水罷了

在我的生命經歷中,又剛好有很多機會可以讓我在一個安全的距離觀察人性之惡
每個惡性事件,我都有參與其中但結果上可能都只有被潑及到一點點
但卻能在參與跟接觸這些人的時間之中
慢慢地磨練我自己去看人的技能

到現在我會去看一個人的「氣」
因為我也經歷過需要自我懷疑的事件
我以為那是夢,因為我曾經那麼喜歡的這個人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直到我發現原來也有其他跟我經歷相同事件的人
我才發現原來那不是我的夢,夢不會這麼困擾我而且一直記得

我身邊有哪個父輩是用關愛兒女的角度對待我
還是用看「女人」的方式看我 我都感覺得出來
我開始學會信任我的直覺 用女人的角度看我的人
我都躲他們躲的遠遠的

———接下來講正事所以文體驟變———

而要懂得看人,最大的前提是必須能夠把焦點從自己身上移轉到外部。也就是說,必須先解決會困住自己的煩惱,當面對他人的時候自己能夠自在、沒有目的需求(被喜歡、討好、怕被討厭⋯)等目的時才能夠真正的看到狀況。亦或是無法從「浪漫」以及「找到對的人能夠完整、拯救我不完美的人生」這個想法畢業的人們,都是被不善人士所騙的主要族群(不論男女)。

但很弔詭的是,通常這樣的人對於自己是這樣的狀態沒有危機意識,並且會認假為真,而且通常完全聽不進去別人說的話。只想沈浸在那個浪漫之中(唉,所以人生課題永遠是沒辦法SKIP的,該來的還是會來)所以對於這種文章也看不下去,因為她/他們會覺得「這不適用於我的case」。但如果很幸運地,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對自己的狀態有點危機意識了,那就要開始先處理這個「如何解決讓自己困住的煩惱」的議題。

就是如何從對方「時時刻刻」給予的線索中去拼湊對方如何看世界、如何去看待自己在世界中的定位,進而了解這個人最深層的恐懼與慾望。當我們一直沈浸在自己的煩惱之中時,我們就無法客觀地去看待對方,尤其一但我們開始對對方有浪漫想像的時候,那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為什麼我是說「時時刻刻」?我記得我在「挽回前一定要知道的三大重點中」有提到信念很狡猾,它會竭盡所能、無所不用其極地把自己傳達出去,所以其實人的每一個行為、反應,都是圍繞著那個核心信念在作為的,即使對方想要刻意隱藏,同樣也跳脫不出那個核心信念。(隱藏就是一個行為啦,就看觀察者的功力看不看得出來而已)所以其實我們一直都在接收超級大量的線索跟資訊,只是我們可能因為沈浸在自己的煩惱之中,都只能注意到自己,所以覺得對方的一切都無法解讀、覺得困惑。

我們心中的每一個元素,都會用某種形式展現,例如那些心中滿滿大父權的人,身上都瀰漫著很濃郁的恐懼氣味。而不同人根據自己不同的立場可能會看見不同的東西,尤其是對那個人有很高感情需求,更是無法在當下看清現狀。為了想要為自己圓夢,我們會替自己跟對方說謊。

但你可以想想,跟最好的朋友相處時,你知不知道他恐懼什麼?知不知道他對事情的習慣性反應是什麼?那你又為什麼知道?有時候你講對了,對方還不一定承認,那為什麼你就是知道?正因為你在跟好友相處時沒把重心放在自己的煩惱上,所以才能「正確」接收訊息,正因為沒有很執著的「目的」才不會扭曲現實,才能「了解」對方進而建立真正的關係。

再來,是對「信任」的誤解。我們以為信任一個人就是相信他沒有惡,不,若要懂得看人,最基本最基本最基本的一個概念就是必須了解:「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存在,除了變本身。」所以信任也當是如此,時時刻刻在演變,對方的狀態既然也在變,你對於每一個對象的信任也不該永遠是固定的。意思並不是要你一直懷疑對方,而是去開放心胸去相信自己接收到的資訊,並且不要懷疑自己的直覺(要注意我剛剛講的前提,解決了自己的困境、對對方沒有強烈希望達成的目的,直覺才會是對的)。

並且要知道,你全部的信任只能給自己,不是給別人,體認我前面碎碎念所講的概念是「人生得靠自己」。我們當然能夠在跟不同人一起在人生旅途中一起享受美好、創造喜樂,但要知道這不會是永恆的,與其執著它能不能是永恆,不如好好過好當下,當下即是真實。就像每一個山盟海誓,只求當下真心,因為未來沒有人能夠保證會發生什麼事情。

每個當下過好了,才有延續的可能。但很多人為了那個永恆,卻忽略了當下,最基本的事情都沒顧好,怎麼可能期待它能繼續下去?可以築牆,但請築一個可以升降的牆,隨時上上下下上上下下,根據情勢變化來調整,有時候也可以讓它完全降下來,但發現苗頭不對了,也不要執著相信有任何人可以給你帶來永恆且無惡的美好,也不需要執著相信有人會有無善的醜陋。就像時代在變化,你要活得好,就是要跟著一起成長變化、適應洪流啊,該淘汰的就是要淘汰,該新進的就是要進。「情」很可貴,也不必因為後續的變化否認美好過的過去當下,把每個moment當成一個獨立個體,這樣也許生活會比較辛苦,但我能保證,一定比較自在。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2 Comments
  1. 可金 2017年5月20日 at 下午3:50 - Reply

    Dana好! 我是马来西亚的一位粉丝!已经关注了你与亚瑟好几年了!我看了这篇文章主题,感触良多!首先要谢谢妳一直以来分享那么有深度及意义的文章!我每一则都有看哦!

    我就是一个对于身为女人的我有点挣扎的人。一点背景故事,我是一个自尊心超强又不能不把男女差别看得比天大的人。与男生互动与女生互动不自然指数爆表的女生。因为从小到大没人教我如何面对异性。对待女生可以放肆地开玩笑,对男生却很严肃。对于喜欢或不喜欢的男生一律都划很明显的距离,以至身边的人都觉得我是喜欢女生的。从小到大不受男性欢迎,二十多年都没有男朋友,喜欢却没办法让对方喜欢自己的对象多到不计其数。

    很多时候认为要是自己是男生,至少可以有对一点点理由追求自己喜欢的对象,这好像比抛专引玉地吸引容易多了! 因为认为自己没有女性魅力感到自卑,我把自己”不完全”的动力全都放在修内涵,才艺,学业方面。练了十八帮武艺,但变得感觉自己是”完全人”却是”不完全的女人”。意思是对于作为一个人我是有自信的,对于身为一个女人,它自始至终都是我的致命伤。(还好有像妳与亚瑟这样的老师给我恶补,让我自少比较了解两性关系与互动,也有努力在改变) 所以,我有很严重的”如果不是女生那就好了”的想法。即使知道它不逻辑,但是还是无法控制想法。

    我第一次发表只是想分享观点,因为Dana让我起了共鸣,而且Dana也没有提到这点。但是我相信有自尊心很强又思想古板(所以无法下意识不要脸地追求男生 – 我有试着倒追过但是没有在一起),因此认为没有女性魅力的女生大有人在!这些女性大多都喊着:”我不需要男人”或”男人没办法掌握新时代优秀自主女性”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实际上只是没办法吸引并追求自己心仪的对象罢了)。我相信男人需要女人,女人也需要男人。但是,面对感情事务还是感觉好棘手,为什么现实生活不能如同电视剧版那么容易识破谁与谁最后会走在一起呢?因此好困扰呢!

    谢谢Dana让我发表自己的想法,若有幸Dana有读到我的长篇大论,那是我的荣幸!对于我的中文,若是有任何差错请多多包容! 祝事事顺心! =)

    • Dana 2017年5月21日 at 上午12:27 - Reply

      很歡迎你發表想法喔!也很高興收到這樣的回饋!希望我們的東西能夠一直支持你到妳得到想要的結果!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