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外在條件根本沒好到哪去,卻過得如此得意?

女人對於愛情的「現實及時限」的焦慮比起男人來說大很多,畢竟以擇偶的標準,一般來說性我們會認為男人喜歡的大致上是年輕漂亮的,再來可能更細微的會有女人提出類似什麼「男人是不是會怕能力太強的女人」等等之類的「認為男人普遍喜歡什麼,我沒有所以我焦慮」的問題出現。

在我多年的觀察以及實踐之下,我發現其實不管男人女人,在兩性市場都可以分成兩種不同的「層次」,第一種層次,不外乎就是會對「一般性的條件問題」很在意,例如男人的部分就是高富帥,女人的部分就是年輕、美麗、傻、皮膚白不白、瘦不瘦、強不強勢…等。這些人有可能嘴巴上說不在意或是用一種「會不欣賞我的人才是不識貨呢哼」這種態度在面對這個問題,但實際上他們還是對於這些條件地達成與否感到很焦慮,也許理性上他們不認同,但感性上他們打從心底就是深深把這樣的條件與價值綁在一起。

第二種層次,就是已經超越了「一般性條件問題」的人,他們不是假裝不在意這些,而是打從心底就認為自己即使沒有這些條件,也很有價值。就是我們身邊看到的那些讓我們覺得「幹這個世界沒天理」的例外們,就「幹他個肥宅為甚麼可以跟這麼正的女生在一起!而且女生還愛他愛得死去活來?還願意花錢養他?!」「幹為什麼這女的長這樣還有那麼多條件那麼好的男生愛她?」我們最近期的例子,就是法國總統的老婆了(笑)但你以為法國總統是每個大他24歲的女人他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嗎?很大的可能並不是他本身喜歡吃老薑,而是他老婆是一個「第二層次」的人,讓遇到她的對象可以被吸引到拋開那些表面條件的限制,然後就是想跟她共度一生!是只有她可以。

我記得我在看一本叫做「愛情市場學」的這本書的時候,我發現了我所想傳達給女性的概念與大人學的差異。愛情市場學這本書,是在我「遵守市場大規則」的前提下,策略性地把「70~80分」的女生「能夠選擇的對象」之中盡量找到裡面最高分的對象。換句話說,就是把第一層次的遊戲玩到最大化。但,很抱歉,我就是天生不吃這套的人。我知道自己可能也勉勉強強在兩性市場上算是個70~80分的女生,長得還可以不算很漂亮、身高也還行、學歷跟收入也都還行,但幹你媽的我就是喜歡模特兒級的帥哥啊!幹我隔壁的阿花也長那樣都可以交6-7個帥哥男友,憑什麼你要我玩第一層次的遊戲我就得跟著玩?然後從一群我根本不想玩的牌中挑一張?我呸。(但還好我是已經進化了才看到這本書,看完也只是一笑置之也覺得寫作跟思考方式層面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要不然我要是以前看到這本書我一定大生氣XD)

而我想要傳達的,卻是去創造自己的市場,並且創造自己的市場規則,而且只限定我認可的對象進來此市場。誰說我要玩你們大家都在玩的遊戲?我就是60分,我就是要90分的男人,我就是吸引得到啊,怎麼樣咬我啊!(我想法國總統夫人也是有一樣概念的:怎麼樣我就是有能力可以讓小我24歲的男人在他毛都還沒長齊的時候就對我神魂顛倒啊,怎麼樣啊咬我啊!)那些80分以下的男人嫌棄我?….呵呵講得好像我想跟他們怎麼樣一樣,祝他們幸福。

但如果妳的心態一直認為自己就是應該在第一個層次,那麼當然妳所遇到的「選擇」也都會在第一個層次的人(那些真的很在意外在條件的人),那些可以跳脫出外在條件的對象,其實異性緣一定都超好。但因為妳自己很在意那些條件,在那些人面前就會變得沒自信、扭扭捏捏不自然,甚至不相信對方真的不在意妳的體重、身高、年齡、身材等等這些東西,那對方當然也不可能被妳吸引,所以這些人也不會是妳「能選擇」的族群。

為什麼我會說可以跳脫出外在條件的對象會很受歡迎呢?(男人會尤其明顯)只要簡單地想想看兩個男生A跟B,A都說一些「這女的我不行/太胖/胸部太小/喔喔喔喔這女的好高分好正」聯誼抽鑰匙抽到最正的會去跟同性炫耀、抽到最不OK的就臉臭得跟什麼一樣。B對於每種女生都能夠說出對方的優點,聯誼抽鑰匙不管抽到誰態度都一樣好,用屁股想就知道誰的異性緣會比較好了吧?

這就跟會問出「我到底是要選愛我的還是我愛的?」這種問題的人,通常都已經把自己的選擇限於兩種:我只能選珍惜我的但我沒有很愛的或是我很愛的但他不珍惜我的。但為什麼只有這兩種選擇?難道妳不能讓妳愛的也很愛妳嗎?我不否認要讓自己愛的也愛自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若是很簡單,人生還能稱作人生嗎?別小看人生了好嗎?

如果想要擠身進第二層次當裡面的玩家,那中間是有非常多的試驗的,而決定自己是停留在第一層次還是往上去第二層次,講白了就是在訓練自己的「心理素質」。當自己的心理素質到了某一個程度,自然而然就會取得第二層次的會員資格。在這中間妳必須去面對最真實的自己、最真實的恐懼,並且承擔起「過去所有不愉快的結果都是自己要負責」的,妳會發現原來去掌控自己的人生並不如同想像中輕鬆,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都還只在第一層次,因為他們根本不想承擔要通往第二層次的責任與成本。

而這些人就會說這些第二層次的人是「例外」然後忽略他們也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並且打破了規則的這個事實,他們寧願相信規則是真的,也不願意面對他們所相信規則可能是個假相的事實。因為相信這個「規則」我們就不用承擔「其實本質上就是不討人喜歡,跟什麼外表、年紀、身材都沒有關係」這個事實的責任了。這個現實的規則使我們過得輕鬆,因為我不用去面對自己,我只要把「不被選擇」的原因都歸納到「我自己無法隨意控制的元素」上面就好,反正這是我不能改變的事,所以不喜歡的人都是膚淺!都是他們的錯!

你可能會認為「到底有誰想要留在第一個層次」?這就跟「誰會不想要當有錢人?」是一樣的問題,但要真的那麼有錢,你有辦法像那些有錢人一樣過一樣的日程嗎?每天五點起床運動然後工作到晚上八點,犧牲娛樂、滑手機、睡懶覺的時間,你真的願意嗎?我們都把人生想得太簡單,以為擁有某些東西就只是「單純地擁有」而沒有看到背後所需要的成本跟選擇上的犧牲。

要成為第二層次的人,必須想辦法去破除那些纏了妳纏了一輩子恐懼,並且要去承擔這個「會很花時間」的過程,會讓你錯過那個從第一層次的對象中「選愛我的人」的機會,因為如果妳沒修成,第二層次進不去,妳也都花光了第一層次的人所在意的擇偶籌碼了也說不定。而妳要知道,沒有一種選擇是沒有成本風險的。

當初我就是決定要進入第二層次,我寧願孤老終生,我也不要跟一個我看了就不滿意的人在一起,既然如此,我當然就要承擔我最後可能60歲了然後養10隻貓的人生可能。如果妳不願意承擔這種可能性,這也是一種選擇,不管要留在哪個地方、去哪個地方都沒有對錯,只是不要選了還要該,這就真的很令人無言了。換句話說,大家所想成為的「高價值」男人跟女人就是在「第二層次」裡的人,到這個地步心性已經足夠穩定,說真的一直做贈品的事情還會狂加分呢。所以重點永遠都不是在「做什麼」、「怎麼做」而是前提有沒有正確啊!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1 Comment
  1. hank 2017年11月21日 at 下午5:38 - Reply

    您说的意思是,既使我们要打破规则的藩篱,就必须意味我们要成为更好的人?否则没有过人之处(外貌、学织、或身材)如何打破规则?内心建设固然重要,但应该也有相应的实力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