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曾幾何時與陌生人打招呼變成了一件難事?

【曾幾何時與陌生人打招呼變成了一件難事?】

有去過松山運動中心的人都知道,體適能區域的某一塊,有一區是給小朋友的遊戲區,與整個體適能空間隔著透明的屏風。

今天我在拉筋的時候,有一個小女孩,對著我揮了揮手,我愣了一下,也對她揮了揮手並且給了一個微笑,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後來我在做核心的時候,她又跑過來偷看我,這次她又對我揮了一次手,帶著笑容,我也回以她一樣的回應。

我當下想想,如果一個小女孩跟自己揮手,大概誰也不會覺得奇怪,還會親切的揮回去,要不是有透明屏風隔著,大概也會去跟她講個兩句話。為什麼不覺得奇怪呢?我想大部分的人答案可能是「因為她還很天真無邪,不會想那麼多」。

那曾幾何時,對於台灣人,搭訕這件事被污名化了?我想也情有可原,一當我們變成大人後,搭訕這件事就不再只是邂逅,而是一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會有「他是不是有什麼意圖」的警覺心出現,想著自己可能會被詐騙、被推銷、被攻擊、對自己有意圖等等。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去歐洲的時候,一下飛機到的是荷蘭,第一個文化震撼就是在機場,跟人眼睛對到的機率。尤其,他們只要有跟你對到眼,都會對你微笑,甚至不分男女,有可能沒趕時間,就走過來跟你講一兩句,也沒有什麼目的,也不會留聯絡方式,就只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而已,那就是搭訕。

那時候我就覺得,台灣很可惜,只要有眼睛對到,都會習慣避開,太在乎別人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但其實,在這冷漠的都市叢林中,每一個人,都是很渴望跟人交流的。

就像那個小女孩一樣,想跟誰打招呼,就跟誰打招呼,甚至會跑到自己附近,再跟妳打一次招呼。我想我們都會有這樣的渴望,想去認識誰,想跟誰說說話,但因為怕自己「被當成怪人」所以沒有人會去做這樣的事,搭訕也就變成了「有心人」才會做的事情。

但我其實相信,只要自己只是很單純的想要與人交流,大概也不會有人會覺得妳是怪人,或是想逃離,可能甚至會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如果我們自己不覺得奇怪,當然對方也不會覺得奇怪。甚至可能會羨慕妳有這樣開放的心胸願意去跟陌生人講話。

我們除了親人之外,有哪個人,是不用經過陌生人的階段的呢?我們自認為需要一個「合理」的情境才能跟別人交流,就是受自己所限制了。當我們小時候在公園玩耍時,也不是就直接與另外一個小孩說起話來,變成朋友的嗎?

當你想要引導小朋友思考的時候,你問每一個問題,他都會很認真的思考回答,不會急著要下結論,或是急著去推測一些什麼。該哭的時候就會好好哭,該笑的時候就會好好笑,而上一秒在哭什麼則不重要了,那就是直心,沒有什麼心機,就只是單純地活在當下。

當然,防人之心不可無,有了判斷能力,剩下的,就是能夠對他人能夠有一個「赤子之心」吧。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