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故事裡,認回自己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害怕衝突的人,當我聽到有人講話比較大聲、比較兇的時候,我就容易退縮並且屈服,我心裡可能偷偷地不認同,卻不敢表現出來。我也很容易受到驚嚇或感到恐懼害怕,有時候也不太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這些特質,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膽小、怯懦」的人,我也接受了這樣的自己。
  某天我在試著將自己的人生故事記錄下來時,我發現了許多自己的脆弱,那些脆弱的根源是我沒有想過的。我發現自己因為這些脆弱而傷害了很多人,只為了得到一些到頭來根本無足輕重的快感的時候,我心中升起了一股內疚感。但這種內疚與羞愧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興奮與看到希望的感覺,因為我終於找到某些問題的癥結點了。
  這瞬間我突然發現,原來我是一個從來不放棄希望的人,我很堅持要找出問題的所在,因為我始終相信我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即使我在遇到衝突的時候會退縮,但我仍會想辦法從別條路去堅持,不管遇到再多挫折,我也從來沒有放棄過。
  這是我從自己身上,第一次看到「勇敢」,這顛覆了過去我對自己的膽小怯懦的認知,我看到了隱涵在我生命之中勇敢的韌力。
  發現這件事情後,我變得敢在自己的意見上堅持,因為我知道自己做得到。我不再「認為」自己是一個不放棄的人,因為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當人們長期陷在某個情境與自我認知中,往往會認為自己與他人都是平面的。尤其在面臨重大挫折的時候,往往我們只會自到自己的某一個面向,例如失戀的時候只會看到自己的脆弱、卑微、無用;而這時你看到的對方,只會是狠心的、殘酷的。
  但事實上,每個人都是立體的,一個行為的背後總藏著一些動機,而那些動機往往都是令人動容的故事。我不喜歡單純的分析動機,那會讓人仍舊處在平面上,我喜歡知道別人的故事,這才是能讓人與人之間建立更多聯結與感情的方式。
  我見過一個很軟弱的父親,他的沉默其實是為了成全一個家的和諧;我見過一個極度現實愛錢的人,她的斤斤計較是為了老公在外的賭債與年幼子女的養育費;我也見過一個對權力極度著迷的人,他的渴求是來自於想讓自己不再感到無力與虛弱。這個世界是由陰陽調和的,每個極端的表現,背後往往都有一個相反的原因。
  人是立體的。我曾遇過一個看起來相當冷酷無情的人,但我第一次看到他大笑時,他立體了;我第一次接觸他生命中的傷痛、看到他哭泣時,他立體了;我第一次知道他會默默做一些善事,但從不告訴別人時,他立體了。他是個立體的人,但在我知道他的故事前,我完全無從得知,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
  寫故事是一個很好的認識自己的方法。過去,我們往往站在某個特定的角度去詮釋我們的生命事件,我們極少站在更高更宏觀的視野去看待這一切,所以我們變成了受害者、加害者,但有更多的時候,我們的角色並非這麼二元論,我們可能是支持者、橋樑、保護者、給予者。站在新的角度去檢視生命、記錄生命時,我們也會從中認回自己的一些特質,就像我認回我的勇敢與堅持一樣,你會發現一些本就存在、但你卻一直沒注意到的東西。
  當你將自己的故事一篇一篇寫下之後,你就立體了。你會看到自己的轉變與原因、你會看到自己在不同情況下做了不同的決定、你會看到自己的好與不好,這時候你就像一本小說裡的主角一樣,可以擁有不同的強悍與人性弱點,因為那才叫作「人」。你會開始接受自己的這些不美好,因為你看到了自己的成因,你明白了自己還是個人。
  在你的故事裡,你可以認識自己、認回自己、原諒自己,也看到了別人的立體。或許你可以試著著手寫一些自己的故事,只寫給自己看就行,不用向任何人交待。文筆不好也沒關係,詞彙貧乏也沒關係,只要你願意寫下自己的故事,你的故事終會讓你再一次看見自己。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