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不是理由,你的未來由你主宰

自從我開始寫自我療癒和家庭相關的文章之後,有很多人來找我詢問有關的事項。在討論到很多事情的時候,他們都顯得很沮喪,他們認為他們無力改變自己的人生,畢竟家庭所造成的傷害是無法改變的,而他們也無法改變家人,似乎自己這輩子就注定是這樣了。這其實是很宿命論的看法,這種看法的著眼點幾乎都擺在「看問題」,而非「看未來」。

  有很長一陣子,我也對自己的人生很悲觀,認為自己幼年時沒有受到良好而健康的對待,因為家庭的關係,我似乎註定要成為一個有缺陷的人。在那段時間裡,憂鬱症和原生家庭成了我最好的擋箭牌,雖然悲觀、嘴上總說著自己不好、沒未來,但我可以輕鬆的把這一切都推到原生家庭上頭,我不用擔任何的責任。現在想起來,那時候我迷戀上了當受害者的感覺,只要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所有的事都不干我的事了。

  直到某一天,我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為什麼我要到處跟別人說我有憂鬱症?難道是因為我真的不如人,一定要有憂鬱症當我的護盾我才能跟別人競爭嗎?不!怎麼可能!」,從那天起,我再也不主動跟別人提到憂鬱症的事情,我讓自己跟大家一樣,甚至我要求自己做得比別人更好,因為我深信自己絕對擁有這樣的能力。我開始排斥算命,我不斷告訴自己:「不要相信這些,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如果我一生下來命就註定好了,那我為什麼還要活著?」(現在我的觀念是「算命是參考用的,但一切的命運都是因為抉擇」)
  「你是你命運的主宰、你靈魂的統帥。」-《心靜致富》
  我很喜歡這句話,每次看到這句話我內心都會很澎湃,它跟我的人生哲學不謀而合。或許我的過去很糟糕,但那又如何呢?誰的過去和家庭是完美無瑕的呢?人家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既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擾,那我又哪裡輸給別人了呢?只是每個人困擾的事情不同罷了。過去不再是我的包衭或絆腳石,過去的事己經過去了,我不再將責任推給過去。我開始明白不管怎樣,最後要過這一生、要去承擔一生遭遇的人還是我自己,即使我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也沒有人有義務要去替那些傷害我的人擦屁股。明白這件事後,我更努力過生活,因為我知道未來在前方而非過去。
  想通了這些後,我仍然積極去尋找過去所帶來的影響,但它變成了一個探究的行為,不再是卸責。除了探索自己以外,我也努力的治療過去所帶來的傷害,我知道我會治好我自己,這是我可以選擇的。
   當有人告訴我自己的家庭如何又如何的時候,我會告訴他:「那又怎樣?你的未來是你可以自己選擇的。」,然後我會告訴他我的故事。感謝老天讓我的過去如此悲慘,否則說這些話可能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過去的傷害也帶給我們許多寶貴的東西,只是以往我們一直將過去當成「問題的來源」,鮮少去思考過去給了我們什麼。我生命裡的一些寶貴特質,都是來自於逆境的磨練,我的抗壓性來自於嚴格的要求、我的感受力和同理心來自於受過的創傷、我的包容來自於自己的不完美、我的努力來自於不被看見、我的韌性來自於無數的挫折。這些我相當喜歡的特質,如果沒有經歷逆境,我相信它們不會自發性的從我身上長出來。
  曾經有個被家暴過的人來找我談,我從他身上看到的是很強大的韌性,他為自己做了許多努力,包含看書自學、尋求協助等等,他始終沒有放棄。當我問到為什麼他現在還能跟施暴者好好相處時,他告訴我:「包容吧!我愛我的家人,所以我包容他。」,這件對我而言非常了不起的事,他卻以為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他身上有很大的愛與包容力,但他自己沒發現,他只是單純的以為過去把自己變得很糟。的確,過去在他身上留下了傷痕,但同時也贈予了他一些美好的事物。我相信老天如果從你身上拿走了什麼,祂必定會留下等價或更好的東西給你。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強大的韌性,如果你對自己的未來有期許、有渴望,那就別再把焦點執著於過去,畢竟你無法改變它。過去可以讓你用來了解自己、了解很多事,但你的未來在前方,請把過去的門關上,朝著前方筆直的前進吧!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