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是個流行嗎?為什麼我們要說故事?

現在很流行「說故事」,不管是教兩性的、教行銷的、做業務的、從商的,人人都在講「說故事」。

 

「說故事」是個很棒的工具,但對我而言,說故事的意義不僅僅只是拿來影響別人、控制別人,更大的重點是:透過故事,我們能夠真正的看見自己、看見別人;透過故事,我們能真實的存在,也能將過去的故事改寫,並影響我們的未來;透過故事,我們更能悅納自己,同時也更能接納別人。

 

我是個很喜歡分享的人,每次發生什麼事,我都很愛說給別人聽。常常,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述說,我會突然從中間領悟了什麼、想通了什麼。

 

有一陣子,我罵同一個人罵了兩個月,罵到我那陣子的長相都變得很猙獰。某一天,我跟一個朋友聊到自己過去發生的某些事以及一些看法的時候,我腦子突然通了,我發現那個被我罵了兩個月的人,之所以這樣對待我,是因為他太不安了,為了保護自己,他才做了這個選擇。

 

那瞬間我釋懷了,我在自己的故事裡看見了自己的不安,也在自己的故事裡看見了他的不安。當我能同理他的不安之後,我突然不生他的氣了,腦子裡開始浮現了他以前對我很好的畫面。當我同理他的當下,我放過了他,也放過了我自己。

 

再講幾個例子:在我還對我爸很憤怒的時候,我只要一想到我爸,腦子裡就全都是負面記憶。某一次我正在寫日記,寫著寫著,突然想到了我爸,我又開始憶起過往的種種,越想越氣忿。想到一半,我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聲音:「我其實很愛他。」,一想到這句話,我就哭了。我邊哭邊寫日記,腦子裡浮現了越來越多他以前對我好、跟他相處很開心的畫面。我把我的想法與看到的畫面寫出來,然後大哭了一場,然後我發現,我再也不恨他了。我放過了他,也放過了我自己。

 

我十九歲被劈腿的時候,傷心了整整半年,這半年的期間內,只要每遇到一個新朋友,我就要再講一次被劈腿的故事,然後又覺得自己有點可憐,用現在的話來說,大概就是在討拍。講了半年之後,某一次我又在說這個故事的時候,我突然想通了:我前女友不是因為愛錢所以跟別人跑了,而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給她她想要的陪伴,當她需要我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想要陪伴她。

 

那瞬間,我懺悔了自己從前沒有做好的事、同理了她孤單時的情緒、體諒了她最後的選擇。那一次我又哭了,但那是第一次因為懺悔而不是因為怨對而流淚。那時候我發現,其實我早就知道她不是因為錢而選擇了別人,只是我一直不想承認是自己造成了這個結果,我只好不斷把責任推卸到她身上。那一次我認識了自己的自私與懦弱,然後也接受了自己原來是個這麼自私的人。

 

很多的故事我們不想說,甚至也不願想起,因為裡面包藏著很多我們厭惡的人與自己。但這些事沒被說出來、沒被認出來,它就永遠過不去,就像通緝犯沒被認出來,你永遠也抓不到他一樣,它會永遠藏在你心裡。

 

讓人成熟的不是時間,而是故事。每個故事裡都包含著人性的美好與不美好,不管是勇敢的、誠實的、無私的、善良的、懦弱的、恐懼的、卑鄙的、委屈的,都是我們的一個面向。正因為這些不同的特質,讓我們變得立體,而不是平面、呆板的。

 

當我們說出故事的時候,就一邊悅納自己的某些部分,當我們悅納了自己之後,自然也就能接受別人不那麼美好的地方,也更能用獨特個體的角度去欣賞他人生命的特別之處。

 

現在我都會用自己對別人的接受程度來覺察自我的接納度,當我越來越不對任何人產生評斷,我就知道我對自己也變得慈悲。說故事是個讓自己對自己、對他人都能慈悲的方法,因為我們在故事裡看見了自己、陪伴了自己、體貼了自己,我們就能學會體諒別人有相同的痛楚。當你能真誠的面對自己,而不是用「應該」去限制自己,你就能明白為什麼你口中的「應該」會造成你與別人之間的障礙,因為這世界本沒有應該。

 

在我的經驗中,故事是最能讓人們交流的方式了,而我自己也是一直這麼與交流的。說故事不僅僅只是為了吸引別人、讓別人認為你很有趣,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彼此的生命能抵達對方的心中。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