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他是你的愛人,但其實他是你的敵人

很多人在面對感情、面對關係,甚至是面對他人的時候,都會有不知名的恐懼,總是擔心是否將心交出去之後就會受傷?或是對方是否會真的愛我們?這些恐懼藏在我們心中,並不時的影響我們的言行舉止,讓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變得古怪、不自然,以致於我們最後根本無法好好跟對方相處。

 

關於這個現象,大家都很納悶,最後有人做了個結論,這個結論叫作:「得失心太重。」,但這真的是最終的定案嗎?一句「得失心太重」就能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了嗎?

 

後來我發現,原來很多時候,並不是因為我們得失心太重,而是因為我們根本就把對方當成了我們的「敵人」,一個會傷害我們的「敵人」。

 

現代的人其實很可悲,我們的生命中充斥著謊言與目的,我們變得很難去相信別人。為了保護自己,我們通常選擇先防衛,而不是先主動表現我們的真誠。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遇上的對象是個過去情史豐富的玩咖,或是個過於積極主動的人,我們往往會先認為對方是有別的目的,或只是想跟我們玩玩。這時,我們就會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對這個人的言行舉止都先往壞的方面做解讀,或是對他保有特別高的戒心,因為我們認為對方可能是個會傷害我們的「敵人」。

 

如果你只是單純的想保護自己的話,或許你還可以選擇直接離開這個人,但有種更複雜的狀況是:你既擔心他會傷害你,你又想擁有他。最後你們的關係變成了一場角鬥,彼此在關係中猜測、試探、角力。這樣的情況如果維持下去,兩人的關係必定會結束,因為在這段關係並沒有多少「真誠」的成份。

 

你無法對對方「真誠」,因為你認為對方是個敵人,沒有多少人會對敵人坦誠的,這對我們而言無疑是曝露了自己的底牌、讓對方有更多的資源和機會可以傷害我們。

 

但你有搞清楚嗎?眼前的這個人如果是你的敵人,你怎麼可能有辦法跟他建立一段平等而真摯的關係呢?你會想跟你的敵人永遠在一起嗎?你會想跟你的敵人組成一個家庭嗎?答案都是否定的,因為我們理智上並沒有這麼自虐,但事實上,我們卻常常在做這件事。

 

那些在曖昧中一直想保持優勢的、想佔上風的人;那些在交往後一直想要爭取主導權的人;那些在婚姻中一直想要壓倒對方的人…,這些全都是將對方當成了「敵人」。為什麼曖昧後卻不了了之?為什麼交往後對方卻慢慢冷淡甚至分手或劈腿?為什麼結了婚之後卻爭吵不休?因為你把對方當作了敵人,而不是情人。我們無法對情人刀劍相向,你的砲口指著的那些人,雖然美其名是情人是愛人,但實際上對你而言,全都是可能傷害你的潛在敵人。

 

因為我們把對方當成敵人,所以最後你得到了你一直期盼的結果-他們真的傷害了我們。你不能指望一個被你拿著刀子指著的人,還能夠不畏懼刀子的威脅而去擁抱你,我們都只是凡人而非聖賢,當我們面對刀子的時候,我們能做的事情只有奮戰或拔腿就跑,沒有人有餘力去愛你。當對方真的逃了之後,你卻又將這一切解釋為:「看吧!他果然傷害我了,當初我的想法果然是對的。」,但你忽略了對方之所以逃跑,或許不是因為他真的想傷害你,而是因為你拿刀子指著他。

 

為什麼我們會說:「你怎麼看待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會怎麼對待你。」,當你認為別人是敵人時,你自然會想防衛、想攻擊,那原本不是敵人的人,就會真的變成了敵人;當你認為別人都是朋友時,或許你還是會被騙、被利用,但你也確實會感化某些原本不友善的人。你的世界長什麼樣,一直都是由你自己決定的。

 

我們常會為了保護自己,而去做一些很多餘的事,例如試探、故弄玄虛等等,就只為了希望能夠控制局勢,讓一切走在自己想要的路上。但事實上,我們比我們想像中渺小的很多,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了,而我們卻妄想自己能掌控一切。

 

我們該做的事情不是妄想自己能掌控一切,而是區分到底有什麼事情是我們能控制的,然後盡力做好這些。你能控制自己要怎麼說話,但你不能控制別人要怎麼回應你;你能控制自己要不要對人好,但你不能控制別人要怎麼對你;你能控制自己要不要寫文章,但你不能控制有多少人會看,以及他們會對於你的文章有什麼想法。當你分出自己的可控制範圍及不可控制範圍之後,就開始試著放棄控制,然後不把它們掛在心上。反正你也不能控制,那麼在意幹嘛?

 

會把別人當成敵人,就是因為過度的控制,希望「在事情發生以前,就先做好萬全的準備,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但真正能立於不敗之地的人,並不是全身穿著鎧甲、拿好武器的人,而是根本不認為自己有敵人的人。

 

你曾經有過把情人當成敵人的經驗嗎?換個角度想想吧!畢竟,當你拿著劍的時候,你根本無法擁抱別人。

 

BY 亞瑟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亞瑟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