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對話:「心跳加速」是否是遇到真愛的必要條件?

有一天,有兩個學生一起跑來問我問題,她們兩個都是屬於學生中比較單純比較傻妹子的類型,也許也就因為上課的關係變成了好朋友。上完課的很多學生,其實都會自己私下變成朋友,也是我非常樂見的,畢竟在這條路上不好走,一般人如果不了解還會數落妳「這種東西怎麼需要學?」甚至在妳改變的道路上會一直扯妳後腿,希望妳不要變得更好,有時候甚至是妳身邊最親近的好友跟家人。所以如果想要順利蛻變,有跟妳一樣的目標,可以分享經驗、疑問跟想法跟理解支持妳的朋友,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我們簡稱其中一個叫做F,另外一個叫做W好了,我的話就是D。我會補充一些我當時沒想到但是在寫文章的時候想到的東西在中間。

F:「Dana,請問心跳加速感,是遇到真愛的必要指標嗎?」
W:「如果心跳感不在了,能自在做自己,也是愛嗎?」

我微微一笑,很多學生都會把問題假設在一個她們可能也不了解的前提上,很多事情沒有定義過,當然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去破解。所以我問她們:「妳們認為什麼是愛?又什麼是真愛呢?」

F:「…我發現我不知道真愛是什麼」
D:「那妳剛剛的問題就不成立啊XD」

W:「目前的理解是會在乎考量對方的感受,會心疼跟希望對方開心。」
F:「嗯,我的認知是除了W說的,還有我喜歡他面前的自己。有精神上的連結,也有性的吸引。」

F:「因為W對她暗戀的對象有心跳感,我對前男友除了上床之外,平常沒什麼心跳加速的感覺。如果遇到陳冠希,他和我說hi,我可能立刻會心跳加速臉紅耳朵紅,難道心跳感跟顏值有關嗎?」
W:「心跳感變少,多了習慣,或是能很自在相處,像老夫老妻這樣算什麼?…或許還是有愛,但心跳感到底重不重要?」
D:「妳說呢?重不重要是別人說得算嗎?」

F:「心跳是大腦投射造成的嗎?」
D:「心跳可能是緊張造成的喔」
W:「喔!」
F:「喔喔哈哈哈哈哈哈」
D:「通常不緊張就不會心跳加速,但緊張跟相處自在,妳們覺得可以一兼兩顧嗎?」
F:「嗯…好像沒辦法欸」
W:「好像都在剛開始吸引時容易會有心跳感,可能是一種新鮮家無法預知未來」
F:「哦哦哦哦哦對,有未知的成分容易有心跳」
W:「所以以長期關係來說心跳感是會遞減的是嗎?除非刻意營造」
D:「遇到危險快死的時候也會心跳加速,覺得自己正在被批判也會心跳加速,等在在意的結果也會。不一定是遞減啊,有可能一開始就沒有。」

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吊橋效應」,如果有一個妳覺得不錯的異性跟妳一起度過心跳加速的過程,即使心跳加速不是因為他,妳也會因此誤以為自己喜歡他了。

D:「通常我自己的心跳感都不是因對方而起,都是因為自己緊張、覺得自己不夠好、覺得自己不會被喜歡。如果能夠把對方看得沒什麼,即使是同一個人也不會緊張啊。」
W:「但很多人會因為少了這個就覺得沒感覺了,但事實上是不是要看當初喜歡這個人的什麼東西?如果喜歡上的是對方的本質,粉紅泡泡褪去之後,還是會有喜歡在裡面吧?只是看見更加真實的對方?」

當然看見真實的對方之後就比較不會心跳加速了,畢竟如果交往時間夠長,對方放屁拉屎挖鼻孔的樣子妳都看過,如果還能經常心跳加速,那妳肯定是世界奇才。

D:「通常那種覺得沒有心跳感就沒感覺的人,不是年紀太輕的孩子,就是戀愛偶像劇看太多,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

很多人形容戀愛是一種很嚴重的精神疾病,或是吸毒狀態,本來這種狀態就不可能是常態(就跟高潮一樣,人生不可能一直高潮,如果真是如此,沒有高低,那也不叫高潮了),讓我想起最近在夢洗的書裡面看到的「戀愛不是常態,生活才是,有曖昧的時間就好好享受,因為總有一天會結束。」如果妳就是要追求一輩子有心跳加速的感覺,那必須有這輩子可能不會有可以維持5年以上的長期關係,必須一直換才行。

F:「阿哈哈哈哈哈,青春日劇校園控,W是妳」
W:「哈哈哈哈我真的是校園控」
D:「當然還可以有喜歡,就跟同樣愛爸媽跟兄弟姐妹,也有比較喜歡跟討厭誰或哪個部分之分吧?」
F:「嗯嗯」
D:「以我自己的經驗而言,如果我真的愛誰,就不會常態性的有喜歡的感覺了,但也不會討厭」
F:「變成愛就不會喜歡?」

喜歡的感受,是主觀的,不是因為那個人讓妳覺得喜歡,而是妳對於對方給妳的刺激,因為妳自己心中的資料庫而產生喜歡的感覺。那是一種距離產生的美感幻想,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是完美的,當妳更熟悉另外一個人類的時候,這個人不會全然只有好的一面,因為他是個「人」。

D:「對我爸媽、亞瑟應該都是沒有喜歡或討厭的感覺,只會有時候有生氣或是高興的情緒,我只會喜歡我沒那麼熟悉的人。我自己發現的時候也很驚訝,因為反而我最在乎的人我無法用『喜歡』去形容對他們的感情,喜歡這個詞太簡單了。」
W:「能體會> <,或許是因為真正認識到對方,所以沒有喜歡或討厭,是接納對方如實的樣子了吧?」
W:「那要怎麼區分對對方是什麼的情感」
D:「就用感覺啊,先感覺再分類,不要先分類再感覺。」

現代人常常忘記怎麼感覺,時常用「應該」或「不應該」的規則去取代自己的「感覺」。

W:「我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說,跟對方只剩下家人一樣的感情,然後要分手?」
D:「嗯,個人覺得「感情只剩下家人」這個現象,可能只是不想繼續經營關係的人找來的好聽的替代名詞而已。」
W:「可是如果愛一個人同時又被另外一個人吸引,有心跳感,那這樣是…?」
F:「這樣來說,其實可以愛一個以上的人欸?」
W:「對啊,愛別人的同時還可以喜歡別人。」
D:「我們都是凡人,這種事常常有吧?我對我男朋友以外的人就常常心跳加速好心動啊」
W:「那這樣怎麼辦囧」

D:「但不代表我就會想要跟他們在一起,因為喜歡跟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雖然有喜歡的感覺,但我不會想跟他們發生關係。會發生喜歡是一回事,選擇要不要背叛原本的伴侶是另外一回事。」
F:「但發生關係只能是一個」
D:「(笑)誰說只能一個」
W:「在已有承諾的關係裡面,還能與另外一個人發生關係?!」
D:「如果彼此有共識就好啦,歷史上有很多開放式關係的有名伴侶」
W:「所以假設雙方能接受,就變成開放式關係?」
D:「不一定要變成開放式關係,但至少當妳有慾望的時而且無法抑制的時候要告訴對方吧?」
W:「嗯嗯嗯是沒錯」
F:「是喔!那對方崩潰怎麼辦?」
D:「我覺得比做了之後欺騙,或是壓抑自己到自己爆炸,讓對方有權利得知之後做出自己想要的選擇可能更好,即使他會崩潰。」
F:「那需要很大的勇氣耶,如果是我,我不敢講是出於懦弱跟自私」
D:「所以囉,至少妳知道不講是因為懦弱跟自私,不是假借為對方好,這就是很好的認知。」
F:「嗯,也會想說自己會不會是一時卵子衝腦」

D:「如果是我我也會希望擁有知道跟選擇對應的權利,而不是都被蒙在鼓裡,對方有什麼感受我也會想知道,也許只是彼此之間需要調整就能解決的問題而已。」
F:「鄧惠文醫師有講過類似的概念,可以認同。但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
D:「這很像拖延心理,明明知道拖延下場更慘,但還是想做,因為想逃避。直到最後被逼著面對才要處理,但已經比當時能處理的時候狀況慘很多。」
W:「其實最近很困擾,因為對暗戀的對象還是有很深的情感,但無法定義這個情感是什麼,但同時又對另外一個對象有心跳感。」
D:「這不衝突吧」
W:「因為在想,假設真的未來交往好了,我要怎麼跟對方講我心中有一個得不到的別人之間的事?如果他無法接受,或開始吃醋限制我怎麼辦?」
D:「就老實講啊,在對方投入之前就講,讓對方有選擇留下或離開的權利。」
W:「是唷!」
D:「對彼此都好,如果他選擇留下,他可能甚至會心甘情願包容你的狀況。」
D:「要擁有後宮或是多個男友也是得這樣做,誠實,留下的人才是接受狀況的人,就比較不容易產生後續問題。尊重對方意願,不挟威脅利誘。」

W:「喔!但不是有說要保留一些神秘感,或者不用全盤托出嗎?」
D:「妳要想想神祕感的本質是什麼」
F:「未知?」
D:「是故意什麼都不講才能保持?還是什麼都講了毫無保留還是無法掌握?」
W:「應該是後者吧」
D:「所以妳執著講什麼不講什麼要幹麻XD 該講什麼就講,不該講的不要滔滔不絕」
W:「我不知道什麼不該講欸」
D:「抱怨、碎嘴、碎念、八卦、推卸責任等」
W:「喔!!!!」
W:「那假設男生知道這個女生心裡有別人了,還是有可能喜歡上你,想追?」
D:「不一定,要看人。比較有愛人能力的就會追,當然前提是妳要讓他覺得有這個價值。不然就是迷戀狀態,鬼遮眼的。」
W:「如果是迷戀的話,粉紅泡泡破了,以後問題應該很多==」
D:「嗯嗯沒錯,還有可能是恐怖情人」

F:「我想問,我遇到兩任都以為我很溫順,最後發現不是所以破局。要怎麼才不會一直吸引到這樣的?是因為我沒做自己才這樣嗎?」
D:「就像網路上買了美美的衣服回家拆封發現是破布的感覺很像。如果妳想表現『美好的一面』給對方看,就會如此。妳會拿出『自己認為男生會喜歡的樣子』、『女生應該有的樣子』但那不一定是妳。」
W:「那萬一對方心中對女生有理想型?」
D:「一般人描述的理想型不一定等於現實會喜歡的」
F:「那如何知道對方的理想型呢?」
D:「知道要幹麻?妳如果不是理想型就要難過,如果是理想型,他又不喜歡妳妳又要難過。」
W:「而且知道了以後,會更鑽牛角尖」
D:「如果我欣賞的男生不喜歡我這一型的,我還會熱度急遽減低勒。為什麼妳們擔心的是自己不是對方的理想型,怎麼不擔心對方不是自己的?」

W:「哈哈哈哈,因為想知道對方理想型,大都是覺得對方過了自己門檻而且願意在一起了吧」
D:「妳們感情不順就是因為這種慣性XD」
W:「什麼慣性?XD 太容易讓對方過門檻嗎」
D:「對方有為妳做什麼嗎?什麼都沒做,門都沒有,還門檻」
W:「哈哈哈哈,不過當初我暗戀的人就是對我做了什麼才更加心動,跌進去的耶> <」
D:「主動密我就算做嗎?放屁,約我密我對方自己也有爽到,所以不算。」
F:「約出來雙方都有爽到,恍然大悟欸!」
F:「那Dana要對方做到什麼呢?」
D:「我的話,大概是做他不會對別的女生做的事,甚至可能是沒對任何人做過的事」
F:「那怎麼知道他只有為我做這件事?」
D:「感覺得出來,他熟不熟練,問就low掉了。沒做過十之八九會想跟你邀功,他也會驚覺自己做了以前不會做的事。沒說過的話也算。」
F:「對方幫我買生理痛的精油算嗎?」
D:「這要看人啊,不論事情大小,對於跟女生相處不同熟練度的人來說,就很不一樣。有沒有做過是根據個人經驗。」
F:「所以要說出或做出從未對別人做過的事,才可交往嗎?」
D:「這才不是交往的門檻,交不交往不是重點,我可以交往,但要不要把心思多放一點到對方身上是另外一回事。」
F:「那要誘使對方去做嗎?」
D:「如果是誘使,就沒意義啦,又不是他自發的。」
F:「但不是說,不能等確定對方有沒有愛上才投入嗎?」
D:「對方做了沒對別人做過的事,不一定等於有愛你啊,這個只是讓自己高興的門檻,不是我設了一個門檻然後我才高興,是我知道我會因為這樣高興。不是確定他有愛我才愛,是確定我很開心所以才愛,但對方不一定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天大的事情。」
D:「妳們大部份不都一邊愛一邊很不高興XD?」
W:「可是對方讓我們開心,但最愛的還是前女友的話,我應該會不爽吧?」
D:「我高興了所以去愛,但愛上了就要為自己的愛負責,與對方愛不愛無關啊。而且幹嘛不爽勒?不是表示他前女友有兩把刷子,就是他腦袋有問題啊。」

W:「那要把門檻設高一點吧?不能太容易?如果是自己腦補的開心呢?」
D:「妳要清楚妳是真的開心,還是只是設了一個門檻然後告訴自己『應該要開心』?妳現在怎麼開心怎麼設啊,總會慢慢學習到底對於自己最合適的門檻是什麼。妳門檻設得比自己的等級還高,真的交往會很辛苦,妳自己壓力會很大。因為門檻高對方期待就高,妳越想努力維持那個門檻就會越辛苦。」
D:「不論對方做那件事情是不是為了要讓自己開心,不重要,重要是自己有開心。」
W:「不論對方是不是為了要讓我開心,這樣和對方有沒有對你做過他從未做過的事,不會互相衝突嗎?」
D:「不衝突啊,我開不開心本來就是我決定的,即使他做了沒對別人做過的事我不開心,那一樣不開心啊。」
F:「自己有開心?那單身就好啦?」
D:「那就單身啊?誰逼妳一定要找個人在一起的?」

W:「喔!我以為是對方對我們有付出,對方對我們有陷下去了,才讓自己投入。」
D:「那樣妳還是不自由,還是受制對方呀!大部份的人慣性是如此,認為交往比較好,認為外在他人可以讓妳們更快樂,或是拯救自己的悲慘人生,所以喜歡就想交往。」
W:「知道快樂來源要自己給,不能把對方當浮木,到時候兩個人就一起沉了…誰也救不了誰」
F:「嗯,經濟上、精神上先自給自足。咦?那交往不用什麼原因欸」
W:「那交往即便兩人都自給自足,但願意和對方更深入在一起,而交往?」
D:「是啊,一個人可以去旅行,兩個人也可以啊」
W:「嗯…共享快樂痛苦的意思?」
D:「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一個人或兩個人沒有孰輕孰重,都可以走同一條路,兩個人有兩個人的困難與快樂,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困難與快樂。」
F:「這樣聽起來是很輕鬆的關係耶」
D:「『比較輕鬆』。期待關係會很輕鬆又會是另外一個陷阱,沒有關係是完全輕鬆的,一個人的關係也有不輕鬆的部分,但可以不那麼做繭自縛。」

W:「突然覺得,所謂結婚、在一起,到底是為了什麼XDDD」
D:「為什麼一定要為了什麼呢?」

Share this Post!

About the Author : Dana


0 Comment

發表迴響

You may also like